《花與蛇1》裡的DS──森田的一片丹心

從頭到尾仔細看完<花與蛇1>後,最吸引我的果然還是森田啊。

森田因自小受田代養育栽培,便從此為田代而活。即使田代年高95歲,體殘力衰,而森田身為企業集團社長,實質上早已大權在握,卻了無私欲,不起二心,仍然兢兢業業的隨侍在田代身邊,為田代的心願盡心奔走。

某日,田代看了遠山社長夫人靜子的舞蹈表演影片後,不過是問了森田她是誰,森田便努力找出遠山社長的把柄,迫他把靜子交出來。森田對遠山社長說,田代先生喜歡美麗的事物,但這不是田代先生的意思,是我自己的意思。這是我的使命,我做不到便要切腹謝罪。

由此可知,綁架靜子這事,並不是田代交辦的,而是森田自作主張。他認為滿足田代是他的使命,他要自己使命必達,不擇手段,為此他威脅遠山,逼迫靜子,他不在乎這些,他只在乎田代。所以當森田終於把昏迷的靜子押進車裡時,他只是淡淡的說,他總算可以報恩了。

可是田代要的並不只如此。田代身為跨足政經黑三界大老,眼光自然是犀利的。他光看靜子的眼睛,就知道靜子美的絕不只是容貌身姿而已。她內裡還有更美的、如獸般蠢動的慾望沒有被激發出來,那才是田代真正想要看到的。

於是森田想方設法,先找愛著靜子的女保鏢京子來上靜子,又找技巧精妙的調教師來施行各種調教。過程中,田代隔著螢幕看著,森田則小心翼翼的觀察田代的反應,只要田代發出一點聲響動作,森田便能會意,知道目前靜子呈現出來的這些都還遠遠不夠,無法讓田代滿意。

森田對此是焦慮的。當旁人都在以靜子取樂時,唯有他注視靜子的眼光只有審視,沒有慾望。旁人笑著問森田,靜子的反應是真的嗎?森田只是說,靜子確實有高潮,這位調教師技巧很好的,但田代先生說,靜子不只如此。

森田沉吟著,最後想出了個法子。他找來了遠山社長,也就是那個出賣靜子,靜子卻仍然愛著的丈夫來上靜子。這回田代看著,總算顫聲說出,好美。那一刻,森田立時轉頭過去望向田代,此前一直眉頭深鎖的臉上,猛然綻出了激動得幾乎要喜極而泣的表情。

接著,森田便推著田代的輪椅,帶田代來到被綁著的靜子面前,但還未靠近靜子,田代便示意要森田離開。於是森田便蹲下身為田代仔細整理服裝,又塞給他一把槍,要他以防萬一,這才起身離去。田代等森田離開後,就急著起身想離開輪椅,然而那時他已經無法行走,當然重重摔在地上,只能遲緩吃力的爬向靜子,既狼狽,又拼命。他先吻她的腳趾,然後一路吻上去,一邊持續喃喃說著,好美,最後在靜子反身主動騎上去後,在高潮中衰竭而死。

這時森田衝進來,撲向田代,跪在田代的身邊焦急的大聲喊他,先生!先生!見他沒有回應,就惡狠狠的瞪向靜子說,妳這個賤人!把先生還給我!把先生還給我!森田一邊說,一邊起身掏槍,卻被田代用最後的力氣拉了褲管一把。

森田一驚,立刻又跪下來繼續喊他,但田代再也沒有回應。於是森田又站起身,一邊聲嘶力竭的重複說著,把先生還給我!把先生還給我!一邊步步走向靜子。靜子害怕的舉起從田代懷裡搶到的槍,開了幾槍都沒射中要害,直到森田對她舉起槍,才一槍射中森田的心臟。

其實以森田身兼黑道老大的身手,如果他要殺靜子,怎麼可能殺不成,反而死在靜子槍下呢?所以森田是故意的。森田起初拔槍時確實是動念要殺了靜子的,但田代制止他了。讓靜子活,這是田代的遺願,唯命是從的森田怎麼可能不聽呢?

但森田很痛苦。從他不斷重複的那句「把先生還給我」就可以聽出來,他認為田代是他的,他的天,他的命,他的價值所在。他這一生,努力伺候田代,為田代做事,可他從未覺得自己做的這些足以報恩,因為田代愛美,而這是森田自身再努力也給不起的。所以他帶走靜子時他才會說,他終於可以報恩了。只是如今,田代卻因靜子而死,他憤怒,自責,又哀痛欲絕。

所以他想,他不能殺靜子,那就讓靜子殺了他吧,因他再也不能為田代而活,不如就隨田代而死,死在自己造成的錯誤之下,死在田代身邊。

說到底,整部劇裡真正推動這一切發展的,既不是田代對美的渴求,也不是遠山社長的自私怯懦,而是森田對田代的忠誠和執著,不顧自身,甚至不問是非,在我看來,比起片裡明豔的BD和SM成分,這樣隱諱的DS意涵,才真正撼動人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