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縛是什麼?繩縛對我來說是……

早期談到繩縛,很多人便直覺想到日式小黃片,覺得只是一種色情花招。

不過在知名歌手Lady Gaga、FKA Twigs都在作品里玩起繩縛後,越來越多人主張,繩縛也可以是一種藝術。

當我開始在中國的女性愉悅社區Yummy上開繩縛課後,也有學員問我,繩縛與Kink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那時我回答,繩縛只是一個載體,一個媒介,可以隨你的喜好,賦予它各種質地或可能。所以,我們不用陷進「繩縛是色情還是藝術」的爭論裡。可以都是,也可以都不是,端看你怎麼定義你的繩縛。

這話或許說得很玄,一言以蔽之吧!

佛典有云,旗未動,風也未吹,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好像越說越玄了唉。

這麼說吧。與其問「繩縛是什麼」,不如問「繩縛對你來說是什麼」。

那麼,我就來談談,繩縛對我來說是什麼吧。

01 繩縛是感動

我最初看到繩縛,是在2015年。

那時台灣大學舉辦了一場研討會,其中一名講者就是我的繩縛老師小林繩霧。

小林繩霧老師是亞洲第一本繩縛教學書「繩縛本事」的作者。那時他提到,他在進行繩縛表演時,曾經也是注重技巧,一心想展現高難度手法的繩手,直到他見到日本繩師奈加的表演。

奈加使用的技巧不難,但卻讓觀眾落淚,讓他明白,奈加刻意不用華麗的技巧,為的就是更清楚的呈現奈加和受縛者之間的深厚情感,所以受縛者在表演進行後沒多久就哭了,觀眾也為之動容。

他的形容深深打動了我,於是我開始踏上繩縛之旅,一路走到現在。

02 繩縛是釋放

我剛開始學繩時,曾著迷於綁出華麗的繩路,拍出好看的照片。

但後來我漸漸發現,繩縛的美,不僅在於成果,更在於過程,而且比起看得見的,更重要的,應是那些看不見的。

好比有一次,有個編舞家找我合作,想將繩縛放進舞蹈裡,而Ning是其中一個舞者。

Ning說以前從沒接觸過繩縛,但經過這次合作,她想試試看。

在我綁完她後,她哭了,於是我用手捧著她的臉,貼近她,也跟著閉上眼,靜靜地待在那好長一段時間。

後來她告訴我,過程裡,她有些恍惚,一旁的聲音忽遠忽近,她感覺自己輕飄飄的。

哭完後她覺得很輕鬆,好像讓她把不知不覺中壓抑的許多情緒,都釋放出來了。

我問,是不是就像沈進深深的海底?她說是。

我能理解這樣的感受,因我自己也是一個慣性壓抑的人。

小時候我纖細敏感,情緒豐沛,常被大人訓誡,要我堅強,要我忍。

所以我現在想哭時,心裡總有個聲音,告訴我,哭沒有用,我得趕緊振作,去收拾,去面對。

甚至很多時候,我連想哭的念頭都沒有,只覺得身心緊繃,感官麻木,活得沈重又疏離。

後來我開始接觸靜心,學習有意識地放鬆肌肉,其中有個方法,是要我們將想放鬆的部位,先用力使勁,再放掉力氣,藉此掌握放鬆的感覺。

我覺得這個過程,其實跟繩縛是很像的。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越壓抑的人,越容易在解繩時哭出來。

因為緊緊綁住再緩緩鬆開的過程,能鬆動人的武裝。而好的繩手,也能營造一種氛圍,讓人覺得,此刻我是安全的,我是可以展現脆弱的,我交出的一切是會被好好承接住的。

因此我們這些壓抑的人,才終於敢哭了出來。

03 繩縛是靜心

除了壓抑外,我原本也是個浮躁且容易焦慮的人。

我的腦中時常雜思紛擾,緬懷過去、擔憂未來,又容易被當下觸發各種聯想,念頭多又轉得快。

於是我學習靜心,學習將注意力放在呼吸和此刻的感受上,試著好好活在當下,保持平穩而無畏。

而後我發現,繩縛對我有一樣的效果。

當我綁人時,我便會全神貫注在對方的反應和繩路的運行上,腦袋反而空了下來。

有好幾次,我在綁人前,心裡正為了別的事煩亂。但當我開始進行繩縛前的溝通後,心裡就靜了下來。

我仔細看著眼前的人、努力傾聽並理解對方,他的慾望、他的界線、他的身心狀態、他的想像與經驗。

原本的心事此刻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把珍貴的信任交到我手上的人。

當繩縛開始,我們就像一同進到與世隔絕的玻璃罩中,此刻他的呼吸、顫抖、聲音、溫度,就是我的一切,而我給他的,也是他的一切。

過程可能凌厲、可能愛憐,但只要彼此深深投入其中,結束後,我就會像做完一場靜心一樣,感到清明而愉悅。

04 繩縛是療癒

在我學繩後很長一段時間裡,我不曾在綁人時體驗到與性有關的興奮。

直到我遇到了我現在的BDSM伴侶Davia。

在初次綁她的過程中,我才終於明白,綁人的激情是什麼樣的感受。

就像火焰在骨血里燃燒,煙花在腦中轟然炸開。

後來我們越分享彼此的幻想,越發現彼此的相像和契合。我們同樣有粗暴的衝動,同樣想狠狠掠奪和被掠奪,也同樣將此埋藏已久。

原來我恥於示人的,是有人樂意享受的。原來真實的我,也是能被愛的。

那一刻,就像我們打開彼此心裡蒙塵的鎖,讓陽光灑進我們內心深處經年不見天日的角落。

如此溫暖,如此開闊。

05 繩縛是關於人的一切

說到底,繩縛最重要的本質,便在於我們用繩子綁的是人。

獨立的、易傷的、有思想有感覺的、活生生的人。

人有多豐富,繩縛便可以有多豐富。而人的界線,也就是繩縛的界線。

所以,繩縛其實是關於人的一切。

就像有位學員在上完我的繩縛課後分享的:

「我發現第一天嘗試了和夥伴溝通和單柱縛之後,我(大病初愈)的身體變得有活力了一些,我發現如果最渴望的慾望被禁止了,人身體整個活力就會很低,幹別的什麼事都打不起精神。第一堂課我一句話都沒有說,第二堂課就很積極在參與了,真的非常非常開心,整個人活過來了一樣。」

因此,對於熱愛繩縛的人來說,繩縛甚至可以是生命力的泉源。

於是我們知道,繩縛的重點,並不是繁複的花樣或高超的技巧,而是對人的關懷。

而一個好繩手,必須是一個懂得關懷的人。他會重視對方的感受和想法,樂於溝通,歡迎建議,懂得檢討,珍惜對方的付出,尊重對方的界線。

他會知道,每個人對繩縛的渴望和嚮往都不一樣,同樣的套路,也因此有了千變萬化的綁法。

因此,比起去定義繩縛,更重要的,應是去探索繩縛的各種模樣,找出彼此都能樂在其中的玩法。

如此我們的繩縛才能真正以人為本,從心出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