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是人 —— 情侣主奴模式中的体悟

小藤

关于我们,

从知道自己喜欢 SM 至今 17 年,高一实际踏进 BDSM 圈至今 7 年了。我经历过两任主人、数任玩伴,身分认同从小时候的 M/sub 转换成 SW/sub。

过去两任主人都让我无比臣服,却也都让我心碎至极。现在的我依然企盼一个厉害的、能让我全然交付的主人,我依然殷羡那些被主人掌控、践踏、任凭羞辱与塑造的 sub,但我也不愿/不敢再过份冀求。

嗯嗯在圈子也很多年了,有过几任香草伴侣、几任 M 跟玩伴,他希望能跟 BDSMer 一起过香草生活、一起变态。他是 S,但对我来说不够 Dom。

老是呛嗯嗯缺乏主人霸气威严,我也经常开玩笑说自己现在就是个 Dom M,但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我终于了解,从童年开始我追求的那种像神一般存在的主人,终究不是适合我的。我的主人不能是神。

对神那样不须思考地毕恭毕敬,当下是愉悦的,当时的我甚至偶尔能进到一种几近禅定的状态,抽离一切喜乐悲苦。

可是那没办法成为真实的生活,而我一直以来都希望,BDSM就是我的生活(的一部份)(但我不是很喜欢“一部份”这种讲法,“部分”感觉像是把生活切块了,我希望 BDSM 是生活中,熠熠发光的碎星布满天空)。

真实的生活是由人组成的,我后来终于懂,要成为能跟我一起生活的主人,他必须明白他不是神。主人是人,他能在某些时刻让我仰望,但他知道、也让奴隶知道,主人会犯错、会疲惫、会受伤、会落泪。

一个知道自己会犯错的主人,才会是一个能改进的主人。
一个知道自己会受伤的主人,才会是一个能拿捏界线的主人。

神必须无止境维持自己高高在上的样态,一句谎言甚或一个说过即忘的承诺就能摔碎一段关系。

只有人才能跟人一起生活。他有无数跟我习惯不一样、价值观不一样的地方,我们会为鸡毛蒜皮小事赌气吵架,有时我会觉得他真是臭主人大笨蛋,可是我也会看到,他因为明白我向往著神,而为我前进的样子。这样就够了。

呃,
才怪。

这样哪够啊!!!我可是从幼稚园开始就不断因为想被老师处罚而故意捣蛋的变态!!!

只是呢,我后来理解神也都是凡人来演。
演技不只靠天份,更靠观看的经验。

没看过狗走路的人,不会知道怎么学狗爬。只有大量观看,加上细腻观察,才能把看过的东西,内化成演出时仿佛你天生如此的样子。

而内化的速度与能力虽是天份,但观看的量不是。这是我可以陪着凡人主人一起努力的方向。

虽然过程中会有很多很多的挫折、会有许多欲求不满的压抑,但我都明白那是我所选择的——我宁愿要一个能跟我一起生活、一起成长的主人,也不要是神,即使他能让我仰望、让我打从心里战栗、让我看着他的眼神就不自主地跪下,但却从来都不明白他如何伤害我、如何修补过错。

2 comments

  1. Avatar

    那如果是主人在奴面前哭闹然后抱怨什么的,然后奴跟主说至少给我个坚强的面呢?这样奴的要求是否太苛刻了,还是还好要求的并不过分?

  2. Avatar

    我觉得,是否“苛刻过份”或“还好”并没有绝对的答案。
    因为每个人价值观不同、生长背景不同、对关系的想像与期待不同。同样的要求,对 A 来说非常苛刻,对 B 却可能是轻而易举。主奴之间的期待、双方底线、能如何调整等等,这些才是重点。

    我相信在各式各样的关系中,人们都可以用适切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期待。
    例如奴可以告诉主人,他希望他的主人展现出坚强样貌。
    你们可以聊聊,为什么奴有这样的期待?是受大众对“主人”形象的影响吗?是奴认为建立坚强形象有助关系进展吗?对主人而言,他期待的关系是什么样子?他哭闹抱怨时是什么样的需求需要被满足?这些讨论会让需求变得立体,也让主奴更了解自己跟对方。

    在讨论过程中,可以把握下面几项原则:
    1. 阐述自己的感受,理解对方的感受
    2. 尊重彼此底线
    3. 找到彼此的共同目标,找出能一起前进的方式

    在讨论的过程中,两人就会慢慢厘清什么要求是苛刻、什么要求是还好的。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字段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