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是人 —— 情侶主奴模式中的體悟

小藤

關於我們,

從知道自己喜歡 SM 至今 17 年,高一實際踏進 BDSM 圈至今 7 年了。我經歷過兩任主人、數任玩伴,身分認同從小時候的 M/sub 轉換成 SW/sub。

過去兩任主人都讓我無比臣服,卻也都讓我心碎至極。現在的我依然企盼一個厲害的、能讓我全然交付的主人,我依然殷羨那些被主人掌控、踐踏、任憑羞辱與塑造的 sub,但我也不願/不敢再過份冀求。

嗯嗯在圈子也很多年了,有過幾任香草伴侶、幾任 M 跟玩伴,他希望能跟 BDSMer 一起過香草生活、一起變態。他是 S,但對我來說不夠 Dom。

老是嗆嗯嗯缺乏主人霸氣威嚴,我也經常開玩笑說自己現在就是個 Dom M,但其實我真正想說的是,我終於了解,從童年開始我追求的那種像神一般存在的主人,終究不是適合我的。我的主人不能是神。

對神那樣不須思考地畢恭畢敬,當下是愉悅的,當時的我甚至偶爾能進到一種幾近禪定的狀態,抽離一切喜樂悲苦。

可是那沒辦法成為真實的生活,而我一直以來都希望,BDSM就是我的生活(的一部份)(但我不是很喜歡「一部份」這種講法,「部分」感覺像是把生活切塊了,我希望 BDSM 是生活中,熠熠發光的碎星佈滿天空)。

真實的生活是由人組成的,我後來終於懂,要成為能跟我一起生活的主人,他必須明白他不是神。主人是人,他能在某些時刻讓我仰望,但他知道、也讓奴隸知道,主人會犯錯、會疲憊、會受傷、會落淚。

一個知道自己會犯錯的主人,才會是一個能改進的主人。
一個知道自己會受傷的主人,才會是一個能拿捏界線的主人。

神必須無止境維持自己高高在上的樣態,一句謊言甚或一個說過即忘的承諾就能摔碎一段關係。

只有人才能跟人一起生活。他有無數跟我習慣不一樣、價值觀不一樣的地方,我們會為雞毛蒜皮小事賭氣吵架,有時我會覺得他真是臭主人大笨蛋,可是我也會看到,他因為明白我嚮往著神,而為我前進的樣子。這樣就夠了。

呃,
才怪。

這樣哪夠啊!!!我可是從幼稚園開始就不斷因為想被老師處罰而故意搗蛋的變態!!!

只是呢,我後來理解神也都是凡人來演。
演技不只靠天份,更靠觀看的經驗。

沒看過狗走路的人,不會知道怎麼學狗爬。只有大量觀看,加上細膩觀察,才能把看過的東西,內化成演出時彷彿你天生如此的樣子。

而內化的速度與能力雖是天份,但觀看的量不是。這是我可以陪著凡人主人一起努力的方向。

雖然過程中會有很多很多的挫折、會有許多慾求不滿的壓抑,但我都明白那是我所選擇的——我寧願要一個能跟我一起生活、一起成長的主人,也不要是神,即使他能讓我仰望、讓我打從心裡戰慄、讓我看著他的眼神就不自主地跪下,但卻從來都不明白他如何傷害我、如何修補過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