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他人眼中之獵奇》:我的影像實踐 (Zuvia De)

《他人眼中之獵奇》是創作者 SU MISU 主策的攝影裝置展,正式的開幕時間應該是在4月30日。我和MISU也是在皮繩愉虐邦的表演活動中相遇相識,很榮幸能被他邀請來參與這一次的展出。在這篇短文中,我將以簡單的形式介紹一些自己的展件,以及我對於影像的看法。

展件的內容

DSCF4275_00002這次的展件主要集合了我在皮繩愉虐邦參與各種演出與私下玩樂攝影活動的影像結果,時間大概從2011年開始到2014年為止。雖然我主要對外活動的身分是繩縛演出者和講師,但皮繩其實是個人力非常緊湊的團體。加上我自己對攝影的興趣,所以在沒有上場演出的時候,我也很自然的幫忙做一些影像紀錄。

除此之外,或許是因為繩縛本身的展演性特徵,拍攝繩縛也就很自然的成為了一種玩樂的形式。很多私下的攝影活動其實並沒有一定的目的或者對外呈現的企圖,往往拍了也就收在電腦裡。不過這樣做為玩樂的攝影依然被很熱絡的在皮繩中進行著。甚至自然到了一種我覺得「為了被觀看而生,也因此不必然需要觀眾存在」的程度。總之,為了希望能在最大的範圍內盡可能的將這些影像展出,因此決定從大量的攝影中挑了一百張來進行4×6的小幅輸出。

關於「他人眼中之獵奇」

DSCF9296_00004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有趣的主題。或許是因為我和MISU都算是BDSM實踐者,所以這個影像展的敘事是以非常第一人稱的角度出發的。如果在典型的攝影中,拍攝者與被攝主體是處於比較對立的狀態,那麼在這次的展出中,拍攝者本身卻反而相對遠離了那個「觀看」的立場,在關係、認同與體驗上都與被攝者的身分站在相同的位置。

對我來說,情色、裸體或繩縛在現代已經不是一個罕見的攝影題材。但同時身為一個繩縛表演者、性別運動的投身者、BDSM的認同者,又反過來以身邊認識的SMer作為拍攝對象,我自己覺得或許能看到一些比較不同的觀看視點。畫面中的人事物對我來說並非新鮮,而是無比熟悉甚至我自己也在身體力行的景象。因此,「他人眼中之獵奇」在這樣的語境下很有趣的指向了前來觀看的群眾、甚至是更幽微的暗諷了所謂的保守社會。是呀,如果連攝影者都視為理所當然,那影像的獵奇意義也只能來自於外部了。我覺得MISU在構思這個概念的時候是非常具有巧思的。

參展的原因

DSCF4196_00001

承接著上面談「來自他者的獵奇」這件事,我覺得近年來在台灣的攝影其實對於帶有性的影像,在創作上有著越來越開放的趨勢。光是繩縛這一年也出了一兩本台灣攝影師拍攝的攝影集,各種外拍、COSPLAY等次文化中帶有軟蕊或硬蕊情色的元素更是稀鬆平常。

但弔詭的是,如果回到性權這塊來談,我們似乎仍然無法接受家裡的旁邊有性專區、接受身邊的人有一些「變態」的癖好。換言之,許多社會大眾一方面在精神上消費著情色的衍生物產生快感,一方面拒斥著情色進入生活周遭作為真實的發生。這樣的現象其實有很多值得批判之處,同時進行遠端的消費與拒斥,對我來說正是「獵奇」之本質,而這樣的本質與任何事物的真實狀態都沒有關聯。這次的影像展對我來說某種程度上象徵了一次關於情色的話語權取回。沒有人比我們自己更有資格告訴別人我們自己是甚麼,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關於影像與創作。

DSCF3018_00004

相對於MISU,我並非藝術的科班生,對於藝術理論等等也沒有太多涉略。這次展出的影像也並不出於系統性的創作。除了少數後台側寫之外,畢竟大多數還是演出或者安排下的拍攝。要說貼近真實也有點過於自滿。所以對我來說,這次策展的主要意義並不在於美學之體現,而是作為一種召喚觀看者的政治行動。策展的發生,本身對我來說就具有在政治承諾上的可能性:反過來從被獵奇者的觀點,來看待那些在真實生活中作為獵奇事物。

另外,作為一個影像創作者的反身性,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要找到一個能與自己的身分契合的觀看方式。而這個過程其實反映的也就是你和你的主體以及主體之間的相對關係。所有的創作者都應該要深深的思考這個道德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