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初心之中,走出技術之外 – 繩縛表演 «初» 觀後感

◎ 文:Jing Chen
    攝影:司徒月 Sih Tu Yue

距離上一次看正式的繩縛表演其實應該有半年以上了,以我的經濟能力,久久才能擠出一筆錢去看繩縛表演。而這次會選擇«初»,是衝著名稱而來的,看著小林漉露一路走來,我想看看他們的原點是什麼樣子;上一次同志遊行後看了 Soa江江的演出,隱約感覺出那次的 Soa 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想知道他會往哪裡去,又會帶我們到哪裡;貓貓 (Mosaic Cat) 總是試著用繩子創造各種有趣的作品,我想看看她在台灣的第一次繩縛表演,會與鬼靈精般的 Sophie Ni 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在各種意義上,我都不想錯過今晚。

第一段表演是小林與漉露的演出,他們腳步輕盈地走出布幕,彼此的手用紅繩纏繞著,並肩坐在地上。漉露把玩著手中的繩子,然後像是發現了什麼寶物似的,將繩子交到小林手上,兩人眼中閃耀著光。我想,這就是他們的「初」。繩縛的過程中,兩人的默契與技術自然不必多說,觸動我的是,漉露變得更迷人了,多了一些嫵媚,那是一種經過時間、歷練與磨合而變得成熟的光芒。小林看著她的眼神依舊充滿了疼愛,他們倆就在這短暫的時光裡自在優美地跳起了屬於他們的舞。這讓我想起前幾年去聽蘇打綠的演唱會時的其中一段,那是場與交響樂團合作的大型演唱會,青峰唱了多年來跟著他如影隨行的「小情歌」,交響樂團的配樂讓整首歌變得很有史詩感。那是完全不同以往的版本,但青峰的演唱保留了最初的情感,卻又與隆重的奏樂完美融合。青峰還是那個青峰,小情歌也還是那首小情歌,令人熟悉、懷念,但又因為清楚感覺到他的成長而感動,他們的演出讓我感受到的,就是這樣的感動。

中場休息後,接著是 Soa 與江江的演出。Soa 在台前主持,請大家等待他們接下來的演出,看得出有些緊張,而台下傳來了熱烈的掌聲。除了鼓勵以外,更多的是滿溢出的期待。磅礡的音樂一下,Soa 拽著被矇著眼、穿著迷彩服的江江氣勢凌人地步出,江江的抵抗顯得渺小無力。Soa 使他跪坐在地,粗暴地將他的手控制住,接著便開始迅速而熟練的將手中的戰俘綑綁起來,每一道束縛都充滿了力量,俐落的抽繩動作使整個畫面看起來具有強大的張力。Soa 銳利的眼神盯著繩子,盯著眼前的「玩具」,任由他擺佈成各種辛苦又毫無防備的姿態。而令人驚艷的是,江江的臉龐雖然有一半被黑布蓋住,我卻能看見他受盡屈辱的痛苦表情。毫無冷場,幾乎沒有喘息時間的高難度演出讓人看得非常過癮。除此之外,Soa 在表演中的狀態每一次都讓我震懾,那毫無疑問是頃盡了所有力氣在演出的模樣。有許多令人敬佩的表演者在演出時「用力」的程度會讓你擔心他在演完的那刻就會癱軟在台上,Soa 就讓我想到那樣的人。而那樣的表演方式有多消耗自己的身心?他們知道,但他們會告訴你,下一次他們還是要那樣子做。演出結束後觀眾都還在位子上,但我實在無法顧及會擋住別人視線這件事,趕緊上前關心。Soa 在我面前抬起顫抖的手,我看見他雙手各有一支手指硬生生被掀起了一塊皮。我有點嚇到但又不太意外的轉頭去拿早就準備好的 OK 蹦,無奈地協同其他夥伴幫忙包紮。

最後一段貓貓及 Sophie 的演出,以讓人好奇的方式開場。燈光下,場中央放置著一個被白布罩著的東西,貓貓穿著華麗的黑禮服,隨著輕快的音樂在舞台上漫步,瞥見了場中央的東西,便好奇地伸手去將布掀開。映入眼簾的是畫著木偶妝的 Sophie 閉著眼坐在那,繩子掛在她的手上。貓貓將她的手抬起又放下,她動也不動,像個沒有生命的娃娃。接著音樂從溫馨轉為神秘,貓貓像是施法般雙手比劃著,娃娃突然睜開了眼睛,隨著眼前的人指劃的方向跳起了機器人舞,然後活了過來。Sophie 將吊點上的繩圈套到身體上,開始一段自縛吊的演出。她靈巧地變換動作,手牽著貓貓,那畫面真是可愛又令人愉悅。接著貓貓也拿起了手中的繩子,在 Sophie 身上纏繞起來,一步步將她吊起。隨著姿勢的變換,我可以聽見 Sophie 的呼吸與喘息,活生生地,她臉上始終帶著滿足笑容的畫面,也從此留在我的腦海裡。吊縛結束回到地面後,貓貓從容地將繩子從她身上解開。拿掉最後一根繩子前,Sophie 一手抓住繩子,像是不希望結束,貓貓對她搖了搖頭,將繩子抽走,白布蓋上,離開了舞台。台上的 Sophie 頓時又變回了木偶,結束了這場美夢。她們的演出服裝造型及劇情都非常用心,完整度及技術表現也完全不輸前兩段演出,讓人好奇她們接下來還會產出哪些充滿新意的作品,並期待她們未來的發展。

能夠看見這些人如何地保持著初心,如何地帶著堅毅的眼神走在這條路上,不斷地創造出新的可能。我非常慶幸參與了這樣一個晚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