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的秘密 —— Deeperjoy龍焰營地的故事(二)

◎ Mosaic Cat

這是我第一次在野外自然的環境當中綑綁吊縛,感覺非常特別。以往都是在室內的空間進行,習慣了封閉和穩定的狀態。這個室內其實包含了兩層意思,其一是空間上的,其二是心理上的。空間上的自不必說,就是一個有選擇性和排除性的場域;而心理上的在於室內是一個可控的,感覺安全的地方,隔絕了外界的眼光,自成一個世界。這個隔絕之後的安全感說起來非常世俗,來自社會大眾對於BDSM的污名和獵奇視角以及實踐者本身為了規避風險而給自己設定的安全界線。

這樣的界線劃分在很多國家的BDSM社群都存在。2003年10月,活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黑玫瑰組織(Black Rose)預定在馬里蘭州海洋城的皇家公主酒店舉行第7次年度聚會,雖然組織者極力保密,但消息在該城居民中傳開後,受到了來自企業主、宗教領袖和市政官員的抗議,甚至稱為「世界上最大的年度性醜聞事件」。酒店當時已經出售了300多個客房,但受到公眾抗議以及遭到酒店業管理委員會吊銷執照的威脅不得不停辦了這次活動。

2011年,台灣的BDSM組織皮繩愉虐邦與台北市東區的卡米地俱樂部(ComdeyClub)合作,策劃推出了為期4天的SM秀。活動售票時已經明確告知「此次表演為限制級,表演中會有輕微出血畫面,對SM恐懼者請三思」,然而活動中兩次遭到台灣壹傳媒《壹週刊》記者的偷拍,事後在壹週刊上刊登了《公寓搞春色 刺奶性虐秀 直擊》[1],用聳動的報導風格將表演引向獵奇化。將SM的表演和實踐推向逾越社會道德之下的空間規範,劃出不得其所(out-of-place) 的界線。

當我開始接觸BDSM之後,去過很多與BDSM實踐相關的空間,這些空間無一例外都是封閉的、室內的,很多活動也有風險控管的「守門人」角色存在。這是BDSM社群不得不存在的自我保護機制,存在於社會,平行於社會。

而此次龍焰讓我感受最特別的是,這個界線雖然依舊存在,但被一定程度上的模糊了。我們的營區雖然是相對隱蔽而且在門口標示了「18+」,但來我們營區玩的人還是絡繹不絕,不論是workshop、show還是fetish night,小小的營區裡從主帳棚到遊樂區都擠滿了人。

圖10.Deeper joy的營區大門

這個界線從BDSM社群推到了整個來參加龍焰活動的人,也就是此次參加來龍焰的人(18歲以上)都成為了我們潛在的參與者。很多來到我們營區的人都不是圈內人,大多是好奇心趨勢之下走進來的人。三天時間內,我們甚至培養了一群鐵粉,每次有活動,他們都會來我們的營區玩耍。也有人主動體驗我們的項目,我是第一次見到人們排著隊等著被鞭打,Vil一個晚上打了四十幾個屁股。繩縛的workshop上來了近五十個體驗者。我每天都接到好奇的人請我綁他的邀請,一時間有點誠惶誠恐。三天晚上的即興表演每天都圍滿了觀眾,不可否認很多人還是獵奇的心態前來,但在互動的過程中,大家都玩的很開心,我們也沒有遇到「道德檢查」,甚至還有陌生人坐下來跟我深入討論對於性和快感的認知以及性在社會和家庭中的意義。

這些都要歸功於龍焰的開放性和包容性,來參加龍焰的人也都是相對比較open-minded,所以對於像是BDSM這樣的小眾性文化還是有一定的瞭解和接受程度的。大氛圍的友善,也讓我們有了接觸更多人的機會,也讓更多的人有機會了解和體驗,這也是一個去污名的過程。BDSM本身就是對於愉悅的探索和對於親密關係更多元的想像和實踐,「愉虐」這個詞本身就是包含愉和虐,而在我的認知裡,虐也是為了愉。讓人們能夠從中獲得更多身體和心理上的愉悅,是我對於實踐的期許。

圖11.Deeper joy營區內景

圖12.Deeper joy營區內景(vil的鞭子們)

圖13.Deeper joy營區內景(Eric和我製作的繩網愛心)

圖14.Deeper joy營區內景(插畫家七宗罪的作品)

關於龍焰Dragonburn,被稱為中國版的Burningman,為期三天,在浙江北部的深山裡舉行。今年第五屆,有六百多人參加,其中80%以上都是外國人,走在其中有一種置身歐美的感覺,完全想不到這是在中國的一個場景當中發生。和Burningman的在地化剛好相反的是,龍焰對於本土化的態度是曖昧和猶豫的,宣傳力度也不大,更像是熟人帶熟人來的Party,不想被太多人知道。他們並沒有在地化的動力,甚至舉辦地的民眾都不知道原來有這個活動,更像是一個只存在三天的烏托邦。活動開始之後採全封閉的形式,只出不進,也不許外人進入活動區域。

龍焰內部對於本土化也有不一樣的看法,我們是第一個以中國人為主的營區,第一天我們在團隊內部討論時,有外國人進來營區看看我們在做什麼,他非常驚喜的說「哇,都是中國人。」並且表示非常高興可以看到以中國人為主的營區。龍焰的創辦人在遇到我們時說了 “Thank you to support.” 而另一種立場是希望龍焰可以低調的保持現在烏托邦這樣的存在形式,不要太過本土化,這背後涉及到了複雜的政經脈絡,不要太高調不要太大規模,不然將會遇到難以預期的風險,甚至遭到停辦。深諳這套邏輯的人,都會比較偏向不要本土化的立場。

三天的時間太短,而我像是「上班」一樣的在營區不斷綑綁,所以其實沒有什麼機會去參加別的營區的活動,但是每天從Deeperjoy的營區翻過兩個山坡去洗漱的時候,經過散布在森林裡的各個營區時,還是能感受到人們的熱情和活力。在這裏,大家穿著自己想穿著的服飾,盡情的表達自我,正常在這裏看起來才是不正常。

圖15.龍焰每天的活動表

圖16.各個營區分布地圖(deeper joy是從右數的三個藍色星星所在位置)

圖16.龍焰上的接待帳篷

圖18.龍焰活動中其他營區的各種裝置

圖19.散落在山谷中小帳篷

圖20.清晨在湖邊練習瑜伽的人們

圖21.龍焰活動中唯一可以洗澡的地方

圖22.聽說很high的蹦迪帳篷(可惜我晚上沒空去蹦

圖23.龍焰活動中其他營區的各種裝置

圖24.龍焰活動中其他營區的各種裝置

參考資料

  1. 壹週刊《公寓搞春色 刺奶性虐秀 直擊》(2011/6/23)526:22-2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