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醉

文章/繩模:Rainy

繩縛:maya

攝影:kira

再一次地,在 Maya 的繩子裡,醉得一蹋糊塗。

和往常一樣,即使是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或事先說好了,在現場遇到、要對 Maya 開口的那一刻,還是會很緊張甚至害羞。

也許是害怕自己的狀態不夠好、撐不起 Maya 的繩,也許只是過於期待而近鄉情怯。

但每次只要憶起 Maya 的繩,身體總會不自覺地騷動著,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心裡在撓癢、驅使著我去追逐被 Maya 綁這件事。

跟往常一樣,Maya 回答「好呀。」的一瞬間,就彷彿得到了第一次的精神高潮。

 

其實是第三次給 Maya 綁了,不一樣的是,這次 Kira 全程在一旁觀看;這其實令我很忐忑、甚至有些不自在。

一方面是,Rainy 跟 Kira 的關係其實還是很曖昧不明的(請參照麋鹿此篇專訪的下集)。

「我們只有在彼此身旁的時候全然沒有了自信,因為對方是如此的美好。」

這是我自己分析之後的猜測。

Kira 覺得我總是在出現的時候搶走了所有的焦點和目光,令她覺得自己被冷落;但我總是對於 Kira 包容我的存在以及剝奪了她和小宇的相處時光而感到愧疚。我們都很喜歡對方,但又因為對方的存在而受傷。

我不想消失……我現在的一切,我的勇氣跟自信,都是 Kira 給我的。是她讓我可以自在的面對人群、正視自己的存在。我必須跨出不一樣的一步來更達成我們之間的和諧與平衡。

「我想看你被 Maya 綁的樣子。」聽見 Kira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只覺得如此的不真實。但我想,無論她是出於善意還是真的想看,最好的回報方式就是放開自己的身心,全心全意地投入在 Maya 的繩縛中吧。

這一次 Maya 用了比較不這麼正統的方式來綁我。繩的走勢是相對粗野、不整齊的,背上有一根直立的竹子做為主幹,雙手是類似直臂縛的變形綁法環繞著背後的竹子,所以我只要一扭動或掙扎,整根竹竿也會跟著搖晃進而帶動我的整個身體。接著她拿出布條綁住我的嘴巴,自此我能做出的回應只剩下悶哼和喘息。

隨著呼吸變得急促,漸漸我身上的繩子也越來越多,Maya 又用上了兩根較小的竹子,把我的身體凹成了奇怪的形狀,連手指、腳指也纏滿了麻繩。此時我真的能體會什麼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我身體的每個部位都被繩子牢牢地固定住,只要稍作掙扎,因為竹子的效應,我幾乎全身都能感受到繩子的拉扯。

接著臉、眼、口也被纏上了很多繩子,面部被布條和麻繩擠壓變形,手臂也漸漸變得痠麻。我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很醜、狼狽不堪吧!無法控制的口水緩緩溢出,羞恥感也隨之而來。但這是 Maya 給我的,我必須好好地承受下來,如果這是她想要的樣子。

我一直都很喜歡緊縛放置,即使是重度緊縛放上半小時、一個小時也 OK。我知道這中間有人過來摸摸我、幫我整理頭髮、跟我有些互動,但其實幾乎分不出誰是誰了,強烈的束縛感佔據了我的一切,我無法自拔地沉醉其中,多希望時間就這樣暫停。

就這樣待了一陣子之後,突然一陣強烈的疼痛把我喚回了現實,原來 Maya 踩住了我本來就因為被竹竿壓住而隱隱作痛的左腳踝。快受不了腳踝的疼痛時,背上的大竹子被卸下,我被翻過來面朝下地擺著,呈現屁股翹高的姿勢,然後就是一陣散鞭。不過我也發現,原來比起疼痛,這些姿勢的強烈羞恥感才更令我受不了呀!不過 Maya 在各方面的平衡真的拿捏得太好,不管是束縛、疼痛、還是羞恥,都能把你帶到臨界點,又悄悄地分散掉你的注意力,除了令人佩服,也讓我每次被她綁時都感到如此安心。

幾經折騰之後,在小M 和 Kira 的幫忙下,才慢慢逐步解開了身上的束縛,我帶著狼狽的髮型、早已花掉的妝,倒臥在散亂的繩堆中,一邊聽著自己的呼吸、一邊回味著剛剛的一切,Kira 坐了過來讓我躺靠在她腿上,我連同繩子一起抱著她的大腿,覺得好溫暖。

我好愛 Maya,好愛繩縛,也好愛 Kir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