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攤:感覺繩縛

感覺

一般人對繩縛的認識大概很多都是來自SM主題的色情影片或是一些照片吧。這很容易造成一種印象,好像繩子就只能是用來固定或裝飾,或者在視覺上做為一種符號,而忽略了繩縛本身也是可以帶有感覺的。一直很想把這樣帶有感覺的繩縛帶到外面的世界去讓更多人看到。雖然這樣的繩縛在我同樣愛好繩縛的朋友圈之間是很平常的事,但沒有在接觸這塊的人們似乎很少有機會碰到。當然也會擔心要是都沒有人來該怎麼辦。繩縛體驗攤嘛,不就是綁個樣子然後拍照嗎?果然會被這樣認為吧。但這次擺攤的重點其實是在讓觀眾感覺,邀請觀眾來體驗純粹的繩子與人之間的互動。

陣頭組的表演結束後,現場撿了一個不要的紙箱,上面寫幾個字就拿來當招牌了。原本的設定是拿著紙箱到處找想要體驗的人,沒想到感興趣的人還蠻多的。感謝亮彤利用隔壁攤位的資源熱心幫忙我處理排隊等等雜事讓我只要專心綁就好。結果一坐下之後到收攤才再次起身,一下就過了四個小時。這天一共綁了十個人。

 

對話

對我來說這也是很特別的經驗。大部分來的都是第一次見面的人,在這之前我們也許從來沒有彼此見過或說過話,而我們的第一次真正的互動就要從繩子開始了。請對方以舒服的姿勢坐下,簡單地講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項之後稍微思考一下流程以及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然後幫對方按摩一下肩膀就讓繩子上場。

從前剛開始試著做感覺取向的繩縛的時候,總是會想對方這時候會感覺到什麼、接下來要讓他感覺什麼,但現在面對一個人坐在我前面我已經不再想這些事了。基本上只是放空,然後盡可能把感官打開:感覺音樂、感覺現場氣氛、感覺周圍的人、感覺繩子在指尖、感覺對方呼吸、感覺對方的身體傳達的訊息,設定一個大概要去的方向(這次是一個後高手的綁跟拆)之後就完全地跟著感覺和身體走。很多時候我也不知道這個感覺會把我帶到哪裡去。

有些人比較拘謹,也有些人出乎意料地完全把身體放鬆。有些人很專心在繩子的情境裡面,也有些人比較玩鬧,畢竟是派對擺攤這樣的場合。雖然對每個人好像都是綁一個差不多的後高手,但每一次對我來說感覺都很不一樣。我會根據對方的反應做出不一樣的事情,也許一些鬆緊度的調整,也許是繩子滑過皮膚時的速度或是壓在對方身上的力道,有時對特定人會做一些繩路上的變化。我相信在這樣的過程裡面我們是有對話的。

 

框框

不過畢竟是第一次嘗試這麼長時間的綑綁,也是有發生一些從來沒有遇到的狀況。像是連續重覆幾次後高手之後,我開始意識到好像開始在不同人身上出現一些同樣模式的東西。這讓我在當下有些焦慮,好像那種完全自由的感覺突然間消失了。因為我覺得這樣的帶有即興意味的繩縛如果掉進一個習慣的框框裡面,好像就失去了這麼做的意義。每一次對每一個人都必須是獨特的。不過這時候碰巧亮彤自己下場。我們原本就是因為繩縛而認識的朋友,我在她身上馬上就做出了和其他人完全不同感覺的繩縛(雖然也是同樣一個後高手)。這讓我對這個情況比較安心一些──並不是我掉進一個重複的框框裡了,而是對每一個第一次接觸的人,差不多的試探的過程都是必要的吧。

這段不論是體力上或心理上都毫無保留的繩縛也讓我結束後不得不停下來喘息。而結束後我們擁抱的時候圍觀的觀眾們也給了我們掌聲。我覺得這感覺很棒:因為這次的全心投入顯然不是只有我自己,現場觀看的觀眾們也感覺到了吧。而且最棒的是他們也喜歡這樣的繩縛。

 

消耗

連續不間斷的四小時綑綁,體力的消耗也大大超出我的預期。綁到後面幾個人的時候身體的肌肉已經開始各種痠痛,到最後兩個人時連拿著繩子都變得很吃力,感覺就像重量訓練做到最後幾組,最後一下幾乎要無法完成的狀態。原來拿繩子會用到這些地方的肌肉的力量啊。但還是靠意志力硬撐著綁完。過程中只能試著讓自己從肌肉的痠痛上面分心、試著讓自己更加投入在繩縛的本身、試著改變身體用力的部位,盡力讓原本想做到的事不打折扣。在這個身體的痛苦之中也重新檢視了對繩縛的熱愛到底是源自什麼。

心理上同樣也是很大的負擔──突然要對複數個陌生人做這樣身體對身體直接的對話,並且從過程中一邊尋找靈感,長時間這樣下來其實感覺是會慢慢變得枯竭的。但還沒結束,只能繼續往更裡面挖,試著再找到一些什麼。終於真的結束了的時候其實有種「得救了」的感覺。

 

後記

以前講繩縛總是聽到責繩、美麗的受苦等等,那時候一直覺得困擾:我的繩縛裡就沒有什麼受苦的成分呀。後來看到一篇專訪裡面提到「愛撫繩」這個詞,有一段時間我覺得也許我的繩縛比較接近這個多一點吧。但是在這次之後我又覺得不對,感覺好像完全不一樣。和小靜討論到這件事的時候她說:「我覺得,那種綁法比較像是你化身成繩子在跟受縛者說話,暫時沒有繩師的私慾在裡面,只是讓受縛者感覺繩子,去碰觸繩子。」「對第一次被綁的人來說就好像撫摸初次見面的動物。」我覺得這樣的描述就十分貼近我對我自己在那天、那個狀態中的繩縛的想像。

那晚收攤之後在野趴中繼續到處遊蕩直到散場。身心都耗盡其實會有一種滿足感,我很享受那種已經超出原本自己以為的極限並繼續往前推進的感覺。而且在過程中也讓自己想清楚很多事、感覺了一些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整體來說這次擺攤的經驗是很棒的,除了從我自己出發之外,從推廣的角度來說應該也是一次成功的推廣吧。來體驗的觀眾都給出了正面的回饋(很舒服、很有趣、希望還有下次機會),這方面其實讓我頗感意外。雖然一直覺得繩縛是值得推廣的好東西,可是也多少會擔心香草人的接受度,事實證明是我多慮了。對我自己來說也像是完成了一個挑戰,雖然是以一開始沒有預期到的方式。

 

圖:Soa X HASHITA
攝影:Sho Hikari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