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客日的繩縛即興

Soa:

久違地去了飛客。

到的時候活動已經剩下最後一個小時,見到很多朋友。去的時候沙綠正在玩自縛吊。原本以為沒機會玩繩了,後來她結束後很大方地向我提出繩縛邀約。

現場的氣氛很像是一場即興的小型表演。等她稍微暖身,我脫了外套、脫了鞋坐在地上,就開始了。好像也沒看過誰在那邊坐在地上綁的,反正自在就好,而在地上跪坐著開始讓我感覺自在。簡簡單單的,一個後高手開始,然後離地,停留、轉圈圈,然後腳拉高,上身放低,然後上身放掉完成一個倒吊,最後慢慢放下來。

沒有多想什麼只是讓感覺帶著走。很喜歡這種整個人在裡面的感覺,也很喜歡這次繩縛的終點和整個過程。(整個人倒過來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好美噢。)感覺得出她是個對自己的身體有充分知覺的人,這點讓我很安心而更能放手做到一些平常不太敢做的事。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完成完整的倒吊,也是突然一個念頭就決定做一些不那麼慢的繩縛。很想看自己那時候的樣子,可惜那裡禁止拍照,大概沒機會了。

(舒服得讓人想睡覺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你這次做的東西很傳統啊,平常看你做的都有很濃的個人風格,今天的比較淡。」Rainy 說。

(傳統或個人風格的部分其實我自己這次沒什麼察覺。)

感謝沙綠讓我有這次經驗,很開心。而且在過程中又得到一些新的靈感。不知道下次去會是什麼時候了呢。

沙綠:

回想才發現,我已經很久沒有被吊縛,而且是在最後有個完整落地的吊縛。完整的落地是什麼?是綁吊工程結束之後,完全信賴和依靠著繩。儘管高度可能是腳一伸直就可以踩到地了可以站起來了,但還是完全順從繩給予身體最自然的方式降落。所以有可能是頭先著地,也可能是身體的任何部位。

對我來說,繩縛的過程中,有幾個關鍵細節是我會特別喜歡的。包括:起始的肢體接觸、起始和繩的接觸、吊縛最後落地的方式,以及最後解繩時的張力。今天落下和解繩的感覺我非常喜歡。

倒吊後的落地,像是一根羽毛,輕柔地,從重的地方以相反的方向緩緩飄下。

然後我接觸到涼快的地板,依舊舒服的躺者。感覺身體被引領起去一個地方,接者被緩緩地解繩。至於整體的繩縛過程也很享受,是安全的,是非常舒服的,有別於我在歐洲接觸到的危險吊縛。Soa 速度是慢的,酒吧的音樂是快的,但兩者並沒有衝突。慢中有序的節奏讓我有時間做身體和呼吸的覺察。對我來說,整個吊縛過程的呼吸異常順暢,而且非常難得的是,和對方的呼吸似乎達到同步的感覺。上次有類似經驗是夏天時和一位蘇格蘭酷兒女孩在地上的綁縛,她是緩慢但是殘酷的緊縛,大概像是一隻被蟒蛇擁抱的感覺。

總之今天霸佔舞台即興真是太愉快了,感謝 Soa 和我一起玩。

Note: 本日被吊的狀況是:微茫、我最喜歡的酒吧舞台、剛自縛吊完處於興奮狀態。

這首歌的慵懶類似今天被吊的感覺。

註:由於飛客日禁止攝影,以下照片為其他活動中拍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