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縛雜感

  • 文:小宇 Rey Yu

自從在圈內的關係安定下來後,Kira 除了是繩縛與表演搭檔、寵物,更同時成為了我人生中重要的伴侶。也因此從那之後在繩縛跟 BDSM 實踐方面的對象理所當然地幾乎都是她。

在這裡用「幾乎」兩字,是因為我們彼此並未替對方設限。如果想嘗試不同項目甚至對象,而有遇到喜歡、合適的人,只要告知對方並得到允許,是可以和別人進行實踐或練習的。話雖這麼說,我們的主要對象當然都還是以彼此為主。

而前段時間因為 Kira 身體不適,必須聽從醫生的建議休養一個月,我有了更多綁別人的機會。

對於突然有了這樣的一個空檔,其實一開始是有點無所適從的。我有著一種非常奇怪的矛盾心理:我非常喜歡綁人,但 Kira 在場時卻都只想綁她。諸如前脫殼、繩會等等的活動上,身邊被妹子們環繞時也是如此。就是一種「啊~ A 好可愛喔真想把她吊起來!喔喔喔 B 也不錯想綁!但還是 Kira 最好所以我還是綁她好了」的感覺。也因此自從跟她在一起之後,我便很少和別人進行比較深入的繩縛交流。

所以在她養病的這段期間,我一方面為了沒有辦法和 Kira 一起參加活動或繩會而鬱悶,但另一方面也有了一些額外練習的機會。

在跟 Kira 交往之前雖然也綁過不少人,但那時還是單純地以玩樂為出發點,追求肉體的快樂是遠多於心靈的。直到近幾年接觸的表演、參與的活動、認識的人多了,遇到各種風格的高手與前輩,還有像 Corrine 和 Soa 這種學繩時間還不算長,卻靠著天分、努力與熱情而以驚人速度成長的新興繩手,著實讓我覺得再不好好精進自己一下不行了(汗顏)。

技藝和心態較為成熟後的現在,反而較常只綁一個人。加上她又是個絕佳的素材,無論是受縛時的姿態與反應對我來說都處於很高的水平,而且彼此也建立了極佳的信任感以及默契。要綁別人反而漸漸變得放不開而綁手綁腳。

但畢竟我也知道想要成為一個更出色的繩手就要多綁一些不同的人,所以我偶爾還是要跳離舒適圈,去多多體驗不同的身體、反應、氣息,從而把這些經驗當作調整依據化為己用。

前言那麼長,今天想講的就是這段期間其中兩次好像有體會到些什麼(到底是什麼啦)的繩縛經驗。第一次是在九月份的真繩會上綁 Corrine,第二次是在 10/30 的加開繩會中綁 Soa。也就是一個忌妒新人們進步太快就把他們都綁起來的過程(喂)。

在更早之前的繩會(忘記七月還是八月)其實有綁過 Corrine 一次,但那次開始時已經接近繩會結束時間,所以算是點到為止,先試用一下彼此(誤)。不過,那短短20分鐘的繩縛,她給我的反饋感卻讓我非常意外且深刻。

在那之前我對 Corrine 的印象是 S 的成分大過於 M 的。除了她是一位很優秀的繩手之外,她在繩縛過程中的對 M 方的照顧之細膩,旁觀時感受到的氣場等等都是非常令我驚豔的。後來因緣際會漸漸變熟,才發現她其實是個鬼點子一籮筐的中二調皮女孩兒。而當我得知原來這傢伙學繩是為了拐妹子(對不起我一定要吐槽你一下)的時候,她的 S 形象就在我心目中徹底崩壞了(碎裂聲)。

而在上一次的經驗中大約有抓出她被綁時的感受,加上這次有充足的時間,讓我能夠更加地放開來做更完整的繩縛。而對我來說綁她時最大的課題在於她的性向。

Corrine 是一位拉子,而身為生理男的我對她所進行的一場吊縛能夠進行到什麼程度,就端看我如何在過程中消彌她對異男的不安與不適感。如何不被討厭、不被覺得騷擾地做色色的事,要讓對方痛苦的同時又同時能感受到舒服來平衡。照顧對方生理感受和心理情緒的當下,同時又要保持整個過程中 Dom 角色的威嚴與地位。這其中的權衡跟拉扯我覺得是一個很有趣的挑戰。

對於太近距離的肌膚之親較抗拒或有疑慮的綁縛對象,我發現最有用的方式就是一開始先「以繩代手」。所以在地面綁縛的過程中,用繩子摩擦胸部、脖子、耳朵等部位的動作我增加了很多。隨著輕重緩急與摩擦、勒緊角度的變化就可以製造出無限的樂趣,而在這些動作的當下我也一邊觀察著 Corrine 的反應,當我覺得她「暖機」得差不多了,再繼續進行其她更大膽的行為。

把她側吊離地時,覺得她已經差不多完全進入狀況了。吊縛帶給身體的壓迫漸趨強烈,我才開始慢慢開始讓手指在她身上游移,但也盡量避開敏感部位。過了一下子,等她的身體已經習慣吊繩的強度,我再加上髮繩和股繩,一般拉扯著股繩一邊在空中把她調整到更艱難的姿勢。我拿起了散鞭,散落在她身體各處,先前比較有所保留的雙手也不再客氣地進行著各種愛撫或拍打。而此時她已經處於一個任我擺布的狀態了。

感覺她快到達臨界點時,便反著順序一一解開繩子。當她重新回到地面的那一刻便癱軟在地。我覺得以綁縛者的角度,在一段繩縛的過程中,讓對方在痛苦中同時快樂著,並且在不讓對方感到反感的前提下也盡情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就是一次成功的繩縛。而且在過程中逐漸打破受縛者的防備感而成功征服對方真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一件事。看著趴坐在地上喘息著的 Corrine,一邊這次覺得自己的表現還算不錯而心滿意足。

一直以來,在繩縛方面我都是比較重形而忽略了意,總是追求最終綁縛出來的成果是美麗的、束縛感強烈的就好,而經常在綁縛的過程中缺乏互動。改善這個缺點的最大功臣其實就是 Corrine,很多拉扯對方身體、撫摸方式等等的技巧其實都是從她身上學到的,在切身感受之後才領略到,也讓日後的我無論是在綁或解繩都更有層次。而無疑最大的受惠者就是 Kira,只是我也沒想到有一天這些技巧會有機會用在 Corrine 自己身上就是了。

而十月的加開繩會比較特殊,以晚餐時間為區隔分成上下半場各三小時。Kira 已經痊癒了,久違了一個多月終於又能一起參加繩會。由於她晚上有別的行程,晚餐時間就先行離開。

下半場 Maya 把燈調成較為微弱的黃光。此時留下來的人也少了。酒足飯飽之餘慵懶地坐在一旁看著 Maya 熟捻地綁縛、玩弄著小E,昏黃的空間中充斥著情色的氣息,搭配著柔和的音樂。這一切是如此愜意的視聽享受。

這時 Soa 湊了過來,有一搭沒一搭的邊看邊聊著。燈光好氣氛佳之下,我大概已經知道他要問什麼了,畢竟記得先前聊天時我曾經答應過要讓他體驗看看粗暴的小宇啊(掩面)。

其實我之前就一直蠻想綁綁看 Soa。雖然我是異性戀,也對男人的身體真的提不起興趣,但 Soa 被綁縛時的姿態是很吸引我的。我覺得他能給予綁縛者各方面很不錯的反饋,尤其在情慾上。這讓我很好奇透過繩子跟他進行交流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距離上一次綁男生(CD不算的話)已經是超過兩年前的事了。所以這次在正式開始之前我居然發現我比平常還緊張,很怕在過程中我沒辦法很自然的去進行一些身體接觸,或是在一些太貼身的動作中覺得彆扭。其實真正害怕的就是自己對於男性身體感受的種種不確定性。

結果開始綁之後比我想像的還順利。Soa 的反應就像之前我看過的一樣。他沒有任何抗拒、沒有為了讓我較好綁而自己挪動身體。他只是坐在那,偶爾在一些比較激烈的拉扯或動作中發出一兩聲悶哼的鼻息,任由我對他做什麼都承受,不發表任何意見,只是默默地用身體感受。

這非常奇妙,他雖然看似毫無反應,但對我的每一條繩、每一個粗暴的動作、每個細微的互動其實都有給予反饋。我完全能感受每一個他舒服、痛苦、甚至是羞恥的瞬間,真的有他完全把自己交給我的感覺。他的工作就只是讓自己變成肉塊,讓繩手做任何他想做的動作,而自己只是在此刻充分地、不隱藏情緒地浸淫在繩手創造出來的氛圍中。

我懂這就是我要的感覺了。已經無關乎性別,他給的一切回饋都讓我更想要好好地對待這場繩縛,連一旁的小女孩們一邊偷看一邊竊笑我都可以視而不見了。而面對這樣的壯漢也讓我在拉扯繩子時更放得開,動作幅度更大。我後來已經不在乎會不會弄痛他了,吊離地面之後在空中變換姿勢時讓我更能夠盡情地揮灑,甚至直接跳上去踩到他背上時也真的把體重放到他的身上。

等到把他放下來時,Soa 已經是奄奄一息的狀態,我不疾不徐地解開纏繞他在身上各處的繩子,雙手得到自由的下一個瞬間他就直接側臥在地上了。我扶著他、讓他的頭輕靠在我的大腿上,然後就只是看著他、心裡想「你是要躺多久」(欸)。

Soa 從地上爬起來後,我們相視而笑,似乎是在為這有點尷尬的瞬間緩頰。盡管如此,滿身大汗的我還是頗滿意這次的繩縛,我覺得是攻受雙方都很進入狀況的一次,而且對我自己也是一大突破。

總結:

  1. 綁或是解繩的過程中有太多可以互動的地方。不要只是為綁而綁,觀察對方的反應而適時的給他驚喜或獎勵、懲罰是很重要的,而繩子可以代替手做很多事。
  2. 綁縛的過程如果雙方都能夠充分地投入、享受,彼此就一定能得到些什麼,那就是一場成功的繩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