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撫繩與責繩 — 愉悅與忍耐

本文原出處為 Kinbaku Today, Aibunawa and Semenawa: Pleasure and Endurance,經作者 Zetsu Nawa 同意後翻譯轉載。

雪村春樹老師的一課

就在雪村春樹老師過世前不久,我有幸能與他在惠比壽共度一段時間。當時,我們課堂中總是包含著大量的討論。事實上,有一天在課堂結束後我們還持續聊了好幾小時。

那時我們的對話偶然來到「愛撫縄」與「責縄」。前者是雪村一種充滿憐愛的繩縛風格,後者則是一種更加激烈且疼痛的繩縛形式。出我所料的是,雪村說他早期的風格更嚴厲、更有傳統「責」的概念於其中。

在西方,「責縄」通常翻譯為折磨的繩縛,且特別強調痛楚。那些享受強烈疼痛的人通常都會自稱他們的綁縛是責繩。然而責繩並非那麼簡單。它絕非只是要弄痛你的伴,甚至可說其實與痛感無關。

「責」是一個非常微妙、細緻的術語。在雪村的想法中,「責」絕對不只是痛,也更不是為了痛而痛。它是指:當你為了某項目的,所以無論肉體跟精神都盡力承受並忍耐的狀態。身為施予方,我們該詢問的不只是「他身體感受如何」也該重視「當他身體這樣感受時,能使他心理進入何種狀態」。

在示範中雪村使用了很基本的綁法:把雙手手腕綁在一起,高舉過頭。

愛撫縄

作為開場,他將繩模手腕綁起後逗弄她。他向繩模講說他要去摸她的胸部了,繩模聽見於是臉紅並轉過身去,此時她手腕上的繩子立刻牽動、勒緊她的軀體。雪村再把繩子繞過她的頭頂使她舉起雙手,然後輕柔緩慢地從她身上拉開襦袢,準備讓她開始裸露。

當她的手肘一過胸口、約與肩高,雪村就固定繩子,開始玩她的衣服,將她給一點一滴暴露。雪村解釋這就是愛撫縄,也就是憐愛的繩縛。至於對繩模而言,她會有種以為自己能抵擋的錯覺、以為自己多少能控制場面狀況,然後漸漸才發現她其實束手無策。

這種綁法(跟執繩者)非常巧妙,看著對方努力想保有矜持,就像他掙扎地想抵擋,卻發現沒辦法。於是這變成一種施予方跟承受方之間的遊戲,一場拿取與給予的遊戲。

雪村頻繁地提到要綁得夠鬆,才能創造彷彿可以逃跑的錯覺,這樣對方才會嘗試閃躲、然後發現自己被抓住。要保留讓對方試探的空間,遊走在自由與限制的那條線,讓遊戲能夠運作的正是這點。

這種繩縛風格的精髓是愉悅。用雪村的說法,這邊玩弄的是釋放一個女人內在之神性情慾。

責縄

到了第二部份示範,他重新調整了繩子,這次拉得很緊,讓繩模的手高舉過頭、把她的身體拉展到極限。在這樣的姿勢下,她被緊緊束縛,連掙扎都很難。

雪村解釋道,這是責縄。

之所以與痛楚無關,雪村說操控一場繩縛的不是繩子,而是情境的創造。當她被迫暴露而無助得一點辦法也沒有,沒有一點點能夠移動或保護自己的可能,她的身體被繩子緊勒壓迫、拉扯開展,她別無選擇只能忍受 —— 雪村說,這是責縄。這個時候去觸碰她,她的神情、反應、與心情都會與先前截然不同。她沒得選擇。這次沒有逗弄、也沒有抵擋,現在她只能屈服投降地交出自己,任由碰觸。這是創造一種「不得不忍受」般的情境。

生理疼痛的用途是可以引導對方感受到「忍耐」,但這不是唯一管道。對身體不同的施壓方式或不同姿勢所製造的精神困苦,也能達成如此效果。

ys-gote3

愉悅與忍耐

雪村老師指導我的其中一項練習,是把各種綁縛套路都操作過一遍,分別使用憐愛的風格跟責縄的風格。每套練習中,兩種風格的不同在於繩手所意圖之趣味,以及其為受縛者創造出的心境。兩種版本中,套路本身的結構沒有太大差異,然而造成的效果卻是戲劇化地不同。即使是雪村的同一個後手縛,它同時是愛撫繩常用的基礎,但只要做一點點調整就能變成責縄。

責縄不需要是疼痛的(當然它可以是、也時常是),重點在於利用繩子創造那種強忍與無助的心境。

愛撫繩與責縄是兩種不同的繩縛方式。並且,更重要的,它們是讓你向伴侶傳遞心緒情感跟慾望意圖的不同方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