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SM, BD, DS 到 BDSM 與 Kink

BDSM 是什麼?我們常這麼解釋:它是三組詞 —— 束縛與規訓 (bondage & discipline), 支配與服從 (domination & submission), 以及施虐與受虐 (sadism & masochism) 的組合。這麼說雖然技術上正確,但因跳出了歷史脈絡,常衍生出一些不妥的說法。例如,我們曾聽人望文生義地說「BDSM有三種」;有人問練習日式繩縛的人「那你是 BDSM 中的 B 嗎?」

本文梳理 BDSM 一詞出現的背景,回顧當時為何需要這麼一個詞,以及近年為何發展出另一個自稱 —— kink. 為什麼這些事值得知道?因為在這過程中,我們談的不僅是關於一個詞的豆知識,而是關於身份政治與性身份的一些原理。

若直接跳到結論:BD, DS, 與 SM 等詞彙從來都不是死板地對應到一個個實踐項目上。BDSM 一詞的誕生是為了兼容而不是分類。而在近年,基於對性喜好與性政治的更多了解,我們希望讓性身份之間的界線抱持彈性與模糊,因而 “kink” 一詞漸漸成為常用的全稱。

SM, BD, DS

BDSM 這個縮寫大約誕生於 1990 年代初。我們知道,1950 年代皮革男文化即在美國東西岸成型,歐美於 1970-80 年代就發展出了活躍的 SM 倡議社團。相較之下,BDSM 一詞的歷史其實並不久遠。這個詞彙可說是吵架吵出來的,是多個族群折衷的結果。

BD, DS, 與 SM 三組詞彙中,SM 出現得最早。德國心理醫師 Richard von Krafft-Ebing 在 1886 年的著作 Psychopathia Sexualis 中創造了 Sadism 與 Masochism 兩詞,描述施虐與受虐癖好。在這個脈絡中,施受虐癖好被視為待治癒的病。但 S&M 這組詞後來漸漸被異性戀與同性戀愉虐社群用為自稱,在同性戀社群中比異性戀社群普遍 (1)。由於 Sadism 與 Masochism 兩詞的污名,”SM” 用起來可以是帶有挑釁、挑戰意味的 (2)

Philip the Foole (PtF) 在 FetLife 上(3)表示「從二次大戰回來的同性戀軍人在機車俱樂部聚集,成為今天『皮革』運動的核心… 大部分承襲這個傳統的人把他們的實踐稱作 “SM” 或者 “Leather”.」他的男同志友人與情人當年都把愉虐實踐稱作 “SM”,並認為「皮革」一詞姿態較軟。 [2] MasterAmazon 表示「那時我們都自稱 “S/M Dykes”」。Dyke 本是對女同性戀的蔑稱,被反轉使用成有力的自稱;自稱 “S/M Dykes” 更是強悍的雙重挑釁。「Samois 自稱『女同志女性主義 S/M 組織』 (4),是政治與性的結合。我身為一個基進女同志女性主義者和一個基進 S/M dyke, 這在兩個層次上都打動著我。… 直到香草女性主義者們總用『性虐狂』的污名把我們說成壞人,不讓我們發聲又加以污衊,我們才漸漸改用 “LeatherDyke”、『妳愛穿皮衣嗎?』這類比較軟的說法。」[1]

這樣的背景下,使用 “SM” 自稱的人們當然也有可能進行拘束、調教、有主從關係… 以及各種你想得到的實踐。繩縛、擊打、刀割… 各種技術都被精細發展並且傳承著。只是相對應的詞彙還沒有作為一種身份認同流行起來。

Mistress Michelle (TGWW) (5)表示他大約在 60 年代中期、大家開始在各種出版品上刊登徵友、徵顧客廣告時首次看到 “B&D” 的說法。「廣告以字母計費,因此大家用各種縮寫。幾乎在每篇廣告都會看到 B&D, S&M, G/s… 和一些我已經忘記的縮寫。」[2](6). TheOldGeneration 認為「『相對異性戀』的圈子傾向用 B&D 一詞。但這些人也穿皮衣、有奴隸、用鞭子、鐵鍊、和繩子。」[2]

為何會發展出不同的詞彙呢?可能沒有特別原因,也可能因為 S&M 一詞較敏感,在一些地區甚至是違法的。 TGWW 回憶:「70年代中期,內布拉斯加州一對情侶在廣告中說他們喜歡 S&M,結果被捕了。當時 S&M 在一些州是違法的。法庭上,律師說他們玩的不是 S&M 而是 B&D, 最後他們沒事。那之後很多人把廣告用詞改為 B&D,漸漸地在廣告中幾乎看不到 S&M.」[3] 我個人的衍伸推測是:同性戀愉虐圈或者有機車酒吧等地作為聚會管道,或者是倡議團體,不閃躲 S&M 的字眼。而此時異性戀愉虐喜好者仍躲在櫃中,依賴雜誌的分類廣告欄作為聯繫管道,因而避諱較多。

Hogtie 雜誌上的徵人廣告。Hogtie Vol 2 No. 2, p47. House or Milan, 1972.

DS 一詞則可能自 80 年代初期開始流行。1981 年,美國東岸愉虐社團 The Eulenpiegel Society 與西岸社團 Society of Janus 的刊物中都提及了 DS。 (7) TGWW 說:「我相信 D&S 一詞是因為 Gini Graham Scott 1983 年的書《情慾力量:支配與服從的探索》[4]而流行起來的。」[1,3](8) 此外, 《不同的愛:性支配與服從的世界》[5]作者 Gloria G. Brame 於 1987 年起在當時美國流行的網路服務 Compuserve 上經營了一個愉虐社群,可能也讓更多人接觸到 D&S 一詞。我們等下將再提及網路的影響。

有趣地,Scott 在《情慾力量》一書序中寫道:「本書中我給 S&M 與 B&D 較窄的定義,把 S&M 一詞保留給情慾化的心理、情感、或身體痛楚,B&D 一詞則指拘束與命令的情慾使用。我用 D&S 一詞涵括以上兩者、以及所有其他種類的知情權力交換,比如裝扮、戀物、性別異裝、嬰兒化等等。」作者所持的態度不是日後較常見的「我是 Ds 系的,所以我對某技術不在行/沒興趣」,而是「你們全部都是 D&S !」確實,書中把 TES, Society of Janus 等等當時已經成立的愉虐倡議團體都稱作「給喜歡 D&S 的人的團體。」這可以連結到日後的一些抱怨:80 年代後半,許多人抱怨當時 D&S 掛的人常抱著「我們才是真的,你們都只是玩玩」、「一切都是 D&S, 你們都是 D&S 的未完成形式」的態度。

總之,SM, BD, 或 DS 作為社群的自稱,從最開始便不是死板地對應到一個個實踐「項目」上。愉虐相關實踐相當多樣,且持續地在演變著,無法被一個詞含括,而且每個圈子中活動的人們仍有探索、嘗試、實驗各種實踐的機會。一個人會選擇哪個詞彙作為身份認同,也許有些望文生義的成分,但更有可能依其背景、環境允許他接觸到哪個圈子而定。而每個圈子的不同與其說是實踐項目,不如說是不同圈子本就會因其主要組成份子的性向(相當地影響到他們如何被對待)、社經地位、價值觀等等的不同,而形成各自的文化 —— 這包括他們認為愉虐實踐有什麼角色、行為舉止有什麼慣例、有什麼樣的責任義務…。每個圈子依各自的方式相安無事地分別傳承,直到他們在網路上碰見彼此。

網路上誕生的 BDSM

80 年代是愉虐實踐者進入網路的年代。那時還沒有 WWW, 但 Compuserve, Usenet 等服務上有包羅萬象的討論區,也包括愉虐實踐者聚集、討論、聯繫的區域。(9) 網路讓不同圈的實踐者們有了更多彼此看見、交流的機會 —— 這也包括吵架的機會。

來自不同圈子的人對愉虐的理解不同,三言兩語便爭執起來。「只和用同樣詞彙的人溝通還不成問題,但總有人會開始吵『Top 才不是真正的支配者,也絕對當不了真正的主人。』」PtF 回憶,「比如說,Patti 會說她可當 top 也可當 bottom, 依心情而定,但絕沒有支配服從或主奴的成分。」「Jon Jacobs 打著一場多年的仗,他堅持『完全權力交換』才是唯一的正道,其他人都只是『用多些花招在玩換伴而已』。」[1] Jacobs 是前述《不同的愛》一書的三位作者之一。

想法如此不同的人堅持己見,他們自然無法忍受自己被「錯誤地」稱呼。但另一方面,同樣在此活動的人又明明是「一國的」 —— 相較於外面的大環境,大家仍是彼此相對能理解的,面臨類似的處境,需要集結在一起彼此支援。因此大家需要一個包含所有人的「傘狀」詞彙,對外可以作為全稱,對內可讓大家覺得「嗯,這是在說我」而凝聚向心力。

BDSM 一詞在這樣的氣氛與需求之下,大約於 1990 年前後在網路上被創造出來。「最初的說法是 “SMBD”. 現在還能找到一些當時用這詞的紀錄。由於人們不甘休,幾個月後又有人提出了 “BDSM”。主要的好處是中間剛好有 “DS”,更通用。大家就接受了。」Mauser 回憶道 [1]。Brame 則表示:「我記得最初的說法是 BDDSSM. 不知道何時被縮成 BDSM 的,但我想應是在前者被提出後不久,應該是在 ASB 上。Compuserve 這邊的我們覺得這詞實在太方便了。因此這詞就變成網路上的標準說法。」[1] 此處 ASB 指 Usenet 上的 alt.sex.bondage 討論區。但是,「這個詞從網路流傳到實踐現場還得多花幾年。可能你到華盛頓 DC 的 Black Rose 聚會講 “BDSM” 大家還會覺得你很奇怪。直到大約 1995 年左右,S&M 與 B&D 還是很通用,」Mauser 說。

網站 BDSM Institute 宣稱最初用 BDSM 縮寫的是 ASB 上的 Richard Chandler, 日期為 1990 年 11 月 21 日,當時寫成 “B/D/S/M” [6]. 但很可惜,該文件的存檔已經佚失而無法查證。Usenet 存檔中,目前找得到最早使用 BDSM 一詞的貼文日期為 1991 年 6 月 20 日,是一位匿名使用者回應另一位使用者 “Quarterhorse” [7]. 從行文口吻看來,BDSM 在當時已是慣用詞了。

總之,BDSM 一詞的發明不是為了分門別類,而是為了融合。為了讓大家一方面承認、接受彼此的差異,另一方面也在這個前提下共處,知道彼此處境類似,受到同樣的壓迫,應團結起來、一同爭取權益。

從 BDSM 到 Kink

BDSM 一詞出現後,很快便不夠用。一方面,堅信「一切都是 DS」的 Jacobs 等人不接受此詞是意料中事,另一方面,也有些群體覺得自己沒被提及,有些群體覺得 BDSM 只有 BD, DS, 與 SM, 所以自己不是 BDSM、所以別人不是 BDSM …。Alcore 說:「創造了 “BDSM” 後大家不斷繞回來,抱怨它仍不夠廣。」[1] 於是有人開玩笑地建議乾脆叫 “BDSMLMNOP” —— “LMNOP” 表示「順著英文字母下去到底就對了!」StevenSDavis 回憶:「我認為 LMNOP 除了字母之外沒有別的意思。(10) 我的理解是 BDSMLMNOP 表示『B&D 與 D&S 與 S&M 以及所有其他你想得到的』,為了不要再吵某個偏好到底是不是 BDSM.」[1] 但事與願違,這樣的爭議日後還是層出不窮。另一個試圖取代 BDSM 的詞彙是 WIITWD,為 What It Is That We Do — 「總之就是我們做的那些事」的縮寫。

這與 LGBT (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的情形很類似:該詞被創造出來,希望團結性少數,但眾人接著發現、創造了更多性身份,覺得自己不是 LGBT、別人不是 LGBT …。因此該詞延長變成 LGBTQ, LGBTQIA, LGBTQIAA, LGBTQQIAA, LGBTQQIAAP … 有人則建議 LGBTQIA+, 加號表示「以及其他所有的」。

多了許多性身份,看來似乎是百花齊放。事實上,更細碎的分類強化了「區分」的必然,使得性身份變成僵硬、固定的標籤。邊緣性身份本有挑戰、顛覆的力量,卻彼此削弱著。與其一直添加更細碎的分類,不如認清:性身份是在特定時空、依當時的條件形成的,而性喜好仍在流動、演進、持續衍生… 與其執著於身份與身份的分界、質問某個性身份是什麼、和另一個性身份哪兒不同,不如保持彈性與模糊,讓每個人能不被身份標籤所限,而更踏實地探究每個喜好、實踐對自己的意義是什麼。

圈內人有時會以左邊這種三個圈圈的集合圖解釋 BD, DS, 與 SM. 但我心目中浮現的圖像是如同右圖的:每個性喜好彼此相關,看來接近的喜好細看之下又有不同,而且混雜著其他喜好,彼此影響著。無法容易地分類,沒有分明的界線,難以說誰「是」或「不是」。

西方近年漸漸流行另一個自稱:kink. 該詞原意為「捲曲、不直」、「怪異」,也曾是對性變態的蔑稱。愉虐人把這詞反轉為自稱。學者居懷昭建議把它譯為「禁羈」。Kink 一詞的精神並不是「包涵得比 BDSM 更廣」,而是主張種種區分的界線可保持模糊。不再去區分 dominant, sub, sadist, masochist, fetishist… 等等標籤,而就簡單大方地說「我就是個怪人(而你可能也是!)」。認識人的方式不是看標籤,而是他在互動中展現的品質與特性;愉虐人們喜歡的不是一個個實踐項目,而是每個性實踐給我們的感受。

參考資料

[1] BDSM acronym origin. A Documented History of The Lifestyle 1945-95. Fetlife. April 12, 2009.

[2] “Leather” vs “BDSM”. A Documented History of The Lifestyle 1945-95. Fetlife. Oct 12. 2009.

[3] First Use of the term BDSM. A Documented History of The Lifestyle 1945-95. Fetlife, Jan 17, 2013.

[4] Gini Graham Scott. Erotic Power, an exploration of Dominance and Submission.. Citadel Press, 1983.

[5] William Brame, Gloria Brame, and Jon Jacobs. Different Loving: The World of Sexual Dominance and Submission. Villard Books, 1993.

[6] Explanation of BDSM. BDSM Institute.

[7] Anonymous user’s respond to Quarterhorse. alt.sex.bondage. Jun 20, 1991.

註腳

  1. 本文用中文「愉虐」指稱 “BDSM” 一詞還出現前的 BDSM 實踐者與其喜好。
  2. 若再加細分,”S&M”, “S/M”, “SM”, “B&D” “BD” … 等等寫法的意義與出現背景都略有不同。本文不對它們做區分。
  3. 本文的證言取材自 Fetlife 上 A Documented History of The Lifestyle 1945-95 群組中的討論 [1,2,3]。參與本系列討論的大都是經歷此段歷史的資深愉虐人。
  4. Samois 成立於 1978 年,是美國第一個女同志 S/M 支援團體。
  5. Mistress Michelle 現年 76 歲,是美國最早出現在雜誌上的職業女王。70 年代時她為多個雜誌寫稿,並有自己的專欄。她在 Fetlife 上參與本系列討論的 id 為 TheGhostWhoWalks, 因此本文以 TGWW 為其簡稱。
  6. Philip the Foole 補充:當時 “English” 指喜歡藤條,”French” 指口交, “Greek” 則指肛交。
  7. 1971 年設立於紐約的 The Eulenpiegel Society 與 1974 年設立於舊金山的 Society of Janus 分別是美國的第一個與第二個 BDSM 倡議團體。該兩刊物分別為 “Prometheus” 與 “Growing Pains”.
  8. 由此書的感謝名單中可追出兩位也在著作中提及 D&S 的實踐者: Mistress Kat 與 Countess Anne. 她們可能更早使用 D&S 一詞。
  9. Usenet Newgroup 可理解成分散式、無中心、有上千個討論區的大型 BBS. 使用者最初以各大學的成員為主,後來有商業網路上的大眾加入。許多我們現今的網路文化均在上面形成。其中 alt.sex.bondage (ASB) 為愉虐愛好者聚集的討論板。Compuserve 為美國第一個成功的、以大眾為對象的網路服務。
  10. LMNOP 另有 “look man, not our problem” 之意,在此處可能是巧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