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生講座》#8: 色情、賣淫、虐戀,以及女性主義對它們的批判

Feminist Critiques on Pornography, Prostitution, and Sadomasochism

色情片是言論自由的展現嗎,或者它傷害了女性「不被當作性對象」的自由?虐戀顛覆了保守的性道德,或者它只是另一種性別宰制?賣淫是雙方同意的,所以就沒問題嗎,那老闆說員工都是自願加班的,你在生氣什麼?

在這場講座裡,我除了會介紹基進女性主義者對色情/賣淫/虐戀的哲學批判,我還會小小爬梳一下幾位女性主義者的思考脈絡,試圖理解她們為什麼這麼反對色情/賣淫/虐戀,必欲除之而後快(絕對不是因為她們不夠性解放)。

在討論色情影片應不應該立法管制時,我們很容易認定:色情影片是一種言論形式,而言論自由只有在某項言論會造成明顯而立即的危險的時候,才應該管制。所以這場爭論就應該聚焦在:色情到底會不會對社會造成明顯而立即的危險?

但有沒有可能,我們從根本上就搞錯了?有沒有可能,管制色情影片的流通並不是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反而是「色情影片的流通」傷害了言論自由,而「管制色情影片」恰恰是要恢復人們本應享有的言論自由?

試試看,try your best,你能不能用你想得到的最具說服力的方式,證明「讓色情影片流通」傷害了言論自由,反而「管制色情影片的流通」才真正增加了言論自由?

反色情女性主義的理論奠基人麥金儂(Catharine MacKinnon)教授做到了。無論同不同意,她確實提出了具有說服力,而且值得被認真對待的論述,這個論述告訴我們色情傷害了言論自由;管制色情,反而才能得到真正更自由的社會。

在美國和台灣,都曾無數次出現有關色情、性工作到底應不應該立法限制的爭辯。反色情的女性主義者,很容易被認為是和傳統的性保守主義者一夥的,因為他們都在最粗疏的意義上反對色情。人們往往會認為,反對色情的女性主義者,就是一群潔身自好的良家婦女,看到女性當著眾做出猥褻動作,就認為女性被羞辱了。也就是說,她們之所以批判色情,只是因為她們不夠性解放。

然而仔細閱讀反色情女性主義者留下來的文獻,就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她們之中有的人試圖拍攝女同志的性愛電影,她們之中有的人批判色情但決然反對立法禁止,她們之中有的人天天和保守派吵架。她們和所謂的「性積極女性主義者」一樣在意個人自由,只不過他們看待性和性別的思考脈絡,和性積極女性主義者不一樣而已。

直到現在,我仍然無法完全被反色情女性主義者說服。但是在提出任何反駁之前,我願意先站在她們的立場思考,試圖理解她們為什麼這麼說這麼做。因此,在這場講座裡,我將會介紹幾位基進女性主義者對色情/賣淫/虐戀的哲學批判,我還會小小爬梳一下她們的思考脈絡,試圖理解她們為什麼反對色情/賣淫/虐戀。

這場講座也是一項邀請。如果你反對反色情女性主義者的主張,我邀請你盡最大可能站在她們的立場,為她們構想出一個最有說服力的說法之後,再試圖駁倒它。

講者簡介

黃星樺,當過一陣子「女性主義專欄作家」,但寫來寫去發現寫得都差不多,痛悔過去書讀太少,現正低調補課中。

時間地點

  • 時間日期: 2018/04/22, 2pm – 4pm. 1:40 進場。
    由於入口較不明顯,建議提早一點來唷!
  • 地點:My Space, 接近行天宮站。
    知道地址者可自行前往。不知地址的朋友請 email: nawakiri@gmail.com,
    或私訊縛.生粉絲頁
  • 費用: NTD 150, 含簡單飲料。
    講座後歡迎留下聊天、討論!

圖片出處:Tony Cenicola, New York Time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