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照片的基本價值不會變 — 王志偉專訪 (3/3)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王志偉專訪

《緊縛少女》

我在「卅一條繩」(註1)的計畫中第一次看到漉露,覺得她是個費洛蒙爆錶、極有魅力的女生,覺得她不管怎麼拍都會很吸引人。她身心的耐受度、身體線條、比例、氣質都到位。有些女生就會有種「奔放」的氣質散發出來,這就會很吸引我,讓我想拍她。當然舞真夜的專業也是無庸置疑。所以當舞真夜提出合作出書的提議時,我非常開心的立即答應了,我知道我們三個人合作ㄧ定會做出好作品的。

漉露:拍照做model是很費體力的,被綁被吊很難的姿勢也是,所以每次拍完都是「力竭」的。我覺得力氣都用掉、放出去了。不知道攝影師是否也有力竭的感覺?

我覺得還好。我拍過十八個小時沒有停的工作,仍能持續的專注。但一回家就和家人說:「我需要喝一些熱湯。」然後才覺得真是虛脫了,完全放空。比較之下,《緊縛少女》ㄧ共拍攝了三次,各是五、六個小時,對我還算輕鬆。

我們拍《緊縛少女》時確實是很有效率地完成這個計畫。漉露是表演者,我和舞真夜是執行者。舞真夜有時會「飄」,在企劃上會一下想做這個風格,一下想換個風格。我就會把她拉回來,替她做最好的打算,表現她專業的實力,當然更重要的也是因為必須在妳們去澳門前要印製成書(註2)

因為我有蠻豐富出版攝影集的經驗,知道正整個製作流程,挑圖、修圖究竟需要多少時間。請小偏寫文案的時間也得估進去。我瞭解了去澳門的日期後,就反推回來排版、交片等等的底線。落版是在一個晚上做完的,因為我知道那個晚上沒做完就來不及了。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漉露。《緊縛少女》,王志偉,2015.

「後座」

漉露:除繩縛之外,SM 中有什麼是你想拍的?

窒息。比如說穿著完全被包起來的衣服,有「無法呼吸」的感覺。這和生命的垂危劃上等號,張力很大。還有我覺得乳膠衣也很有趣。有的乳膠衣全身包著,只留很小的透氣孔,而且是看不到身分的。一旦穿上這件衣服,就是把自己交出去完全任人擺佈。但我目前只拍過一次,是在皮繩的活動(註3)中一位穿銀色乳膠衣的男生。如果要他露臉脫衣服可能會害羞,但他穿上乳膠衣之後就完全進入了另一個心境,任由你玩弄他的身體。

2011 台北藝穗節《緊縛調教室》。攝影:王志偉。

2011 台北藝穗節《緊縛調教室》。攝影:王志偉。

2011 台北藝穗節《緊縛調教室》。攝影:王志偉。

2011 台北藝穗節《緊縛調教室》。攝影:王志偉。

現在我自己開工作室維生。很多時間都花在拍照修圖上,女體也因此拍得很少了。不過,我現在想拍另一個系列,可能命名為「後座」:女生裸露坐在汽車後座,而車窗外面是西門町。這是無意間我和一位 model 開始拍的,後來和 Sony 又拍了一次,現在我想發展成個 30 – 35 位 model 的系列作品,拍攝地點都會在假日的西門町,都在我的汽車後座,將後座成為舞台發揮,ㄧ定會很有趣。當然 model ㄧ定要性感裸露的,歡迎感興趣的女性跟我聯絡。

這個創作會很有趣的,是我從小就想拍的。我邊開車邊拍照,在車子的行進過程中我會同步觀察車外的人群,然後告訴 model 何時會拍。Model 可以準備姿勢。等窗外的景象對了,就立刻拍攝。車外面的人永遠不會知道旁邊開過的車子裡面正在進行什麼事情,這種反差很有趣,是暴露和窺視之間極妙的平衡。

《後座》,王志偉,2015-.

《後座》,王志偉,2015-.

Sony.《後座》,王志偉,2015-.

Sony.《後座》,王志偉,2015-.

混亂中不變的基本價值

我有十幾年不拍底片了。雖然我的照片總看來像是底片拍的,但都是事後用數位方式處理的。我非常享受以前在暗房的時光,但現在我覺得底片和相關耗材的價錢已經貴到了不合理的狀況,變成了一種精英文化。我覺得拍底片的快樂不在於銀鹽的顆粒感,而是在按快門的當時不知道究竟拍到了什麼?掌握的好不好?要隔了一段時間,底片沖出來了,才好奇怪我那天怎麼會拍了這個?有時當時怎麼按快門的都搞不清楚,但影像就留下來了,那才是最奇妙的事。

但我是贊成學生玩底片,因為可藉此感受學習底片的色感,這個經驗是無可取代的。我現在可以在數位環境下把照片質感做得好,就是因為自幼拍底片,對正片、負片、黑白的色感很敏銳。我用的數位底片軟體中有古早底片的設定,我看到某一種底片是我喜愛的,選用之後稍微調正整一下就是我要的色感了。但現在的學生對底片色感沒有豐付的經驗,因為現在市面上能選擇的底片廠牌也已經少之又少,很多底片都已經絕版了。即使他們有軟體,其中的preset 對他們來說也只是個型號而已,很難產生經驗的投射。

我有一台 8×10 的底片機,其實還蠻想拿出來拍的。只是那比較麻煩,相機架開來就和個桌板差不多大,除了大概都得進棚拍之外,底片爆貴也讓我吃不消。

在短短十多年的時間裡,我經歷了新聞媒體使用媒材的大轉變:從底片到數位、從數位到影音。這是很大的轉變,中間死了一堆人。但時代浪潮到了就要接受時代得改變,不面對時代衝撃就是會被淘汰。就像現在攝影師也得要學會拍片,不然就會被淘汰。我身邊有許多血淋淋的例子。

2000 年東京都寫真美術館有個特展跨越四個季節,一檔三個月。分別展現出攝影發展史的四個階段,最後一檔叫做 “Chaos”, 從 90 年代中期,數位相機與 Photoshop 等軟體平民化之後,把整個攝影的價值完全打亂了。以前攝影師要懂得光圈快門測光等技術性門檻才能當個攝影師。到了數位時代,即使不會拍,撥到全自動,按個三百張總會有一張好的吧。攝影的基本價值完全被破壞了。

當時吳嘉寶老師在報上發表了一篇「傳統攝影已死」的文章。學生拿著報紙問我的意見,我也是回答「混亂」,而且會約莫混亂十年。但十年之後會慢慢再回來:好照片的基本價值是不會變的,比如說生命的瞬間、爆發、美感、技術上的掌握等等各方面。一切條件兜在一起,形成一張好照片。不論用什麼拍,數位或底片,這個價值是永遠存在的。現在回頭來看,的確也是這樣的。即使創作者是使用底片,如果喪失了好照片的本質,也只不過是在玩弄媒材特性而已。好的藝術品本身究竟價值是什麼,才是真正最重要而永恆的。

附註

  1. 「卅一條繩」為舞真夜在 2015 年「禁羈民主與惡趣技藝:亞太地區第⼀屆⽪繩愉虐情慾與⽂化學術研討會」中做的表演,用三十一條繩綁了三十一個人。
  2. 舞真夜與漉露於 2015 年底赴澳門於 AAE 亞洲成人博覽會表演。
  3. 2011 年皮繩愉虐邦劇團在台北藝穗節舉辦的《緊縛調教室》。

王志偉專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