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不一樣的人,都認真地生活著 — 水晶專訪

和水晶認識轉眼九年。最早注意到她,是因她拍攝的一系列用紅繩綁著人偶、很精緻的繩縛照。之後幾年,她成為皮繩愉虐邦最信任的攝影師之一,大小表演都有她幫忙。九年過去,兼具SM實踐者、理工科研究生、僑生等多重身分的她參加了攝影展、也出版了攝影集。九年中,SM與香草世界的人、事也都變了不少。這次很感謝她接受我的訪問。

A Little Mermaid. Crystal, 約 2006.

A Little Mermaid. Crystal, 2006 前.

小林: 我最早注意到妳是因妳用紅繩綁著娃娃的繩縛照。妳是怎麼開始接觸SM與SM圈內的人的呢?

水晶: 我找 SM 相關文章時先找到你的。當時以為你是女生!第一次發現繩縛,覺得很神奇。你的網站上有繩縛的教學,但我沒人可練習,就拿娃娃來綁。2006 皮繩愉虐邦參加同志遊行,我去拍攝。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大家。

我去參加遊行,偶爾和大家吃飯。但我不敢去皮繩的聚會:覺得好像很恐怖,一進去就會被綁起來!當時大家常在南京東路的一個攝影棚拍照,我也去過。

我也和一些喜歡 SM 的人私底下接觸。認識了一些人,但都是古怪的人。有不真誠、說話表裏不一的;有網路上談 ok,一見面就覺得很可怕的。我覺得這樣下去我都沒辦法好好交男朋友了!所以覺得我應該「從良」了。

皮繩愉虐邦 JP Pub 表演。Crystal, 2006/09.

皮繩愉虐邦 JP Pub 表演。Crystal, 2006/09.

小林: 我記得妳消失了一段時間。我想和妳拿一批表演照片,卻聯絡不上妳。等聯絡上時,妳的硬碟已經壞掉,很多早期拍的照片原始檔都不見了。

水晶: 離開後我決定要好好唸書和交男朋友。當學業快要有個段落的時候,發現自己得了皮膚癌,覺得日子所剩無幾了。加上硬碟也壞掉,丟失了許多照片。我想:天哪,我好想要拍唷,要好好地再拍。當時南西加入皮繩,表演與活動很多,有段時間幾乎每個月都有活動可拍。我拍皮繩的表演和活動,比如說,在直走咖啡的脫殼日拍了不少,也拍大家私下的互動。

我覺得自己沒有經歷過完整的 SM 的過程。再次回來時不想只當旁觀者了,一定要好好經歷一遍。我自己去嘗試、去接觸別人、也有人私下找我拍。拍照反倒是其次,實踐比拍照重要。我想多知道身體的感受、享受當下的感覺。那才是精隨,拍照只能拍出表面的東西。

台北藝穗節《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Crystal, 2011.

台北藝穗節《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Crystal, 2011.

這麼拍了一年半。直到認識了我主人。

我們都去看皮繩在卡米地俱樂部的表演,我和他聊了一兩句。當時不知為什麼,某種第六感或直覺吧,我覺得很想認識這個人。他戴著帽子,聲音很低沈,很吸引我。如果我要主人,一定要像他這樣的。要年紀大一點、很有威嚴的。

表演是九月,我到了隔年二月左右,才聽友人說起一個朋友,聽來很像他。我立刻和朋友說「妳和他說我要當他的奴!」

小林: 啊!居然有這種事!(好令人羨慕呀!)

水晶: 他可能也很吃驚吧,可能也好奇我到底是什麼奇怪的人。總之後來就見面,這件事情就成立了。但你也知道,之後我就不能參加活動和拍照了!

然後我才開始拍櫃子的系列,因為我都不能出去。想說把自己關櫃子裡面算了。

《櫃子裡的人》。Crystal, 2014 出版。

《櫃子裡的人》。Crystal, 2014 出版。

小林: 嗯,他希望妳是他一個人的,以後不要做這些事了。我記得那時連和妳約拷貝個檔案都得躲躲藏藏的。但,人生好像就是有得有失…妳主人對妳的影響很大。被抓得很緊,但妳也覺得過得很幸福?

水晶: 嗯,我是典型的 M 吧?

他很有主人的威嚴。他年長、經歷的事情很多,很能察覺我的心思。比如說,我們在一起時,也許有時我會主動想對他做什麼,甚至只是很不經意地有些動作,這些都逃不過他的眼睛。他在那之前就會察覺,然後說:「現在妳是主人,還是我是主人?」

小林: 後來呢?

水晶: 他發病到過世很快,才不過兩個禮拜。他曾經送我一件全白的羅莉塔衣服,我一直很想穿上與他合照,象徵著我們如羅莉塔般的父女情結。可惜再也沒機會了。他對我來說是很難得的回憶。後來沒再認識這樣的人,也不可能回去了。

有容乃大。Crystal, 2011.

有容乃大。Crystal, 2011.

小林: 你也拍了許多以家中為場景,反映出妳的種種處境的作品。比如說,坐在臉盆裡洗澡,因為狹小的居住處所一直沒有澡盆。把自己放在平底鍋裡煮,因為覺得自己像塊肉。我看了那系列作品後,覺得妳以後一定會成為大師。

水晶: 哈哈,謝謝。那是因為當研究生無法出去玩。一個人在家裡唸書,其他人都不在。家裡暗暗的。外面陽光透進來,我卻無法出去。於是就開始胡思亂想。

小林: 一般人大概就看電視度日。但妳卻在家裡開始創作。

水晶: 而且那個時間點過後,現在也無法拍出那樣的東西了。

小林: 以前拍的作品還會有機會發表出來嗎?

水晶: 會想要,但要找適當的機會了。

拍情色或裸體主題常常受限於場地。能展覽的場地少。許多場地也怕展多了這種東西會被貼上標籤。即使對方抱著開放的心,可以接受情色或裸體為主題,也還必須考慮去看的人。如果人來人往,有小孩、有家長,即使照片很藝術,只是身體,沒有情色,仍有很大可能性被抗議。

Akaneko. By Crystal, 2011.

Akaneko. By Crystal, 2011.

小林: 拍照這幾年,遇到過什麼有趣的人/事?

水晶: 我的一個朋友很會自縛。認識他是我的繩技精進的原因之一。我看了他的許多照片,是自己綁的,但居然可以在背後綁出菱形等等各種形狀,綁得超整齊。我也想試試看。但我發現邏輯觀念不好真的綁不起來!我綁的都亂掉了。繞完一邊,另一邊要怎麼繞?他綁的東西我沒辦法再現,也是我後來自縛的動機。也有人告訴我說喜歡看到對方穿著膠衣被欺負。膠衣的視覺效果很強烈。穿起全身的膠衣是沒有表情的,看來詭異又迷人,像是外星人一樣,和一個「人」被綁起來完全不同。但我沒辦法把膠衣穿很久。膠衣很熱,我穿了之後不到幾分鐘汗就積到腳踝,走起路來聲音都啪咑啪咑的。有次還差點出意外:我穿著全身膠衣,鼻孔的部份偏移掉,無法呼吸,手指又沒有摩擦力,我脫不下來,覺得自己要被悶死在裡面了!幸好最後把衣服扯破。那種膠衣很貴,扯一件,許多投資就沒了!

小林: 除了 SM, 我知道妳也練習瑜珈,而且練得很高段!妳覺得這兩件事情能彼此呼應嗎?

水晶: 其實瑜珈是一直有在練的。自己在拍的時候,我覺得瑜珈好像可以和繩縛結合。瑜珈就是要學習:藉由控制你的肌肉,來控制你的心智。瑜珈要求專注,把一些動作做得很深。受縛也是外在的侷限和自我的侷限的相互呼應。兩者都是自我修煉。一個是無形的繩子,一個是有形的。自縛是自己給自己一個題目,和作瑜珈一樣。瑜珈之中要逼自己作某個動作。繩子則是自己纏自己。心理狀態也是類似的,兩個都要很有耐心。

水晶: 今年(2015)覺得很開心的事情是因為攝影展出而有機會跟大家分享整個歷程,包括皮繩。演講後,許多人和我說:很感動、能拍到這些很難得。我對行為和一般人不同的人有興趣,透過我的作品,他們也看到不一樣的人在生活,即使是不被認同的。「原來有人和我們這麼不同。他們很辛苦,不能大方做自己,但他們都認真地生活著。」我覺得很開心有這個機會。

小林: 之後呢?接下來想拍什麼,還會以 SM/繩縛當題材嗎?

水晶: 目前不會再把繩縛當題材。我的下一個主題已經拍了半年。三年前,當我在拍櫃子的系列同時,我看到了一張 SM 的照片,有所啟發,想:我以後要作這個。但詳情…. 要等我拍完之後才能說!

小林: 所以我可以寫「將有令人驚喜的作品,但不能透露,敬請期待」嗎?

水晶: 哈哈,好的!謝謝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