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it de Tokyo 專訪譯後感

本文為東西緊縛文化差異、交流、與啟示:Nuit de Tokyo 專訪一文之譯者導讀。

我與 Nuit de Tokyo (以下簡稱 NdT) 有過數面之緣,最初的印象是他很熱心、有禮。神凪近年海外事業順利,他的大力推銷功不可沒。他曾長期定居日本,參與當地的 SM 圈,與許多知名繩師熟識,對圈內人際互動、趨勢有第一手的觀察,也有足夠底蘊可分析、讀解所觀察到的現象。隨著西方近幾年對繩縛不僅越來越有興趣,也越來越需要、並能辨識出確實、有根據的資訊與知識,NdT 的意見在歐美網路討論中也更加地受重視。

因此,即使我並不完全同意 NdT 在這篇專訪中的所有想法,我仍覺得這是值得一看、值得譯出的好訪談。內容上,這篇訪問觸及歷史、文化、技術、心理等多個層面。方法上,NdT 的思路清楚有條理,陳述大多有根據、有事例、有參考資料、有推論過程,因此是可檢視的,很適合作為討論與對話的起點。

但,文字必須放在脈絡中理解。讀這篇訪問,我們也須了解 NdT 發言的背景、和其原意圖對話的對象。歐美繩縛圈這幾年紛紛擾擾,起爭執的、不相往來的、甚至有將要對簿公堂的。我並不認為日本 SM 界真是和平的「繩縛大家庭」— 除非我熟識的幾位剛好那麼顧人怨,所有糾紛都發生在他們身邊。但 NdT 如是說,也許有希望歐美圈內人能顧及同在一條船上的同儕情感,糾紛能少些的意圖。

2015年四月,一位西方繩模貼了公開信,揭發一位繩師在一年多前的一次表演中將手指插入她的下體。兩人事前協議僅有「會和上次一樣」,而「上次」只使用了繩、鞭打、與夾子等等。「我是專業繩模,不是你的玩伴或情人,」她在公開信中表示。由於兩人都是知名人物,在歐美繩縛圈引起許多後續效應。許多人表示以後不會再邀該繩師表演。但「事前協商」這 BDSM 圈的難解課題在此又引起激烈討論。有人堅持:「沒有先說好的,就是不可以。這有很難懂嗎?」但也有人認為,實務上,很少人真的拿出一張表格讓人勾選;每次 SM 調教之前如果真的一項項談好哪裡可以摸、可不可以用鞭子、打幾下,那還有情趣在嗎?

2015年倫敦將於九月舉辦的大型表演 LFRA 採取嚴格的審核,要求表演者需要準備之前三名繩模的推薦等資料。有些人不滿,指控道「即使這樣,你最後還是將讓一個 abuser 上台。」暗指某位已受邀的表演者也有過侵犯人的事件。Fetlife 上起了激烈的辯論:該怎麼審核繩縛表演者?什麼樣的行為該遭到驅逐?有人甚至建議架設網站,讓大家可給繩師評分。

2015六月,NdT 發表了他的意見。他認為西方把「知情同意」的概念看得太理想。對照之下,日本講的是「美學」,如果一個這樣的糾紛在日本發生,是一個美學上的錯誤 — 繩師做了一件笨事,一件不美的、破壞情趣的事。但這不是一個道德上的錯誤或犯罪行為 — 後者的概念中當事人是強暴犯,該進入強暴犯的處理模式被懲罰和放逐。NdT 的訪問中談到部落對於犯錯者的處理方式是「試著把他留在群體中」,可以視為他對前述歐美圈內主張建立一套非黑即白的、透明公開的道德評斷機制的反彈。此外,NdT 也認為許多日本繩師和 AV 女優合作,她們很知道 SM 表演意味著什麼。但許多西方繩縛愛好者無此背景,可能僅被對作為表演的繩縛所吸引,處理到情慾的部份時便發生了糾紛。他在訪問中強調日本與西方性態度的不同,以及西方人的錯誤期待,可放在這個脈絡下讀解。所謂日本的繩縛大家庭、開放的情慾與性、重視「美學」而少談知情同意等等,與其說是日本實況,不如說這是 NdT 認為在前述脈絡中應該對西方讀者強調的部份。

我個人對這段討論的想法是兩難的。一方面,已有學者指出西方 BDSM 圈非常需要一個基於自由選擇、有培力效果的「知情同意」概念,以便畫出一個受保護的、彷彿不受既存社會權力影響的空間。這是 BDSM 論述的重要施力點,但也難免因此把「知情同意」型塑成硬梆梆的概念,忽略在現場、在實際互動中的種種眉眉角角 —— 例如當場說「不同意」其實是多麼地難。但另一方面,我也認為「不就是不」、「未經同意,就是強暴」是不能輕易妥協的。若說日本繩師的搭檔大多是 AV 女優,所以身體界線不那麼緊繃,反過來說就是認為 AV 女優就可以隨便被碰觸、就不能對各種臨時起意的越界有異議。這也忽略了許多 AV 女優引退後回顧起自己的職業生涯也有諸多抱怨,認為該有更能保護女優的環境。藉由一個公開的機制篩選評價繩師的人格,確實是很「現代」的思路,難免顯得天真。但一切在檯面下進行、由大老協調和解等等作法,往壞處想也就是鄉愿、和稀泥。

NdT 由「羞恥感」出發,強調觀看與被觀看,認為繩縛是彼此探索、發現的過程,因此太熟悉的伴侶反而做不到。在與我的私下討論中他提及雪村春樹會要求學生和不熟悉的對象練繩,對我來說也是有趣的新資訊。我對繩縛的理解中,學繩最好的方法是和熟悉的伴侶一起成長,最回味、影響我最深的經驗都是和有濃烈愛意的對象進行的。NdT 的觀點可以作為一種補充。

無可諱言地,NdT 的主張有時很主觀、很異性戀中心(通篇都是很以男性 S 出發的觀點,只在談到質疑時拿「其實圈內女S男M最多」來背書,其實有些太方便了)。但如前所述,很能作為討論的起點。我覺得中文世界欠缺這樣深入的討論,因此這篇訪問值得一讀。希望讀者看了之後也能有更多迴響。

1 comment

  1. Pingback: 東西緊縛文化差異、交流、與啟示:Nuit de Tokyo 專訪 | 縛.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