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 BDSM 社群史 (一):皮革男

1950 年,18 岁的高个子小男生 Thom Magister 刚从高中毕业,被“年轻人,去西部吧!”的口号所感动,从纽约一路搭便车到洛杉矶好莱坞找工作。一天回家路上,他搭上了 Charley 的哈雷机车。他只知 Charley 爱机车、爱喝酒、爱和朋友在一些很吵的、常有人打架的酒吧见面。他还不知 Charley 在二战时从军、被俘、在日本战俘营熬过了两年,被割去睾丸。战后回到美国,他和许许多多受创的大兵无处可去,也无处想去。他还不知 Charley 将领他进入后来被称为“旧卫 (Old Guard)”的 SM 世界中。

关于 BDSM 历史,我较有兴趣的是现今的社群文化如何形成。许多资料说这可追溯到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皮革男 (leatherman)”次文化。美国于1941 年底参与二次世界大战 (1939-1945)。对许多十几二十岁、有同性恋倾向的乡下美国青年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离乡背井,到一个全是男性的地方。他们受训,接受战争的残酷洗礼,眼看着同伴在身边或死或伤。在战场上,服从命令并有效率地执行,是生死交关的事。战后他们带着创伤回到家乡,却发现自己无法融入原生的环境了。

接下来的发展很出乎意料:其中有些人加入了飞车党,骑着机车纵横美国,打各种合法与非法的工,从最体制内的军人,变成最体制外的浪人。飞车党聚集的地点是自成体系的、专为飞车党而开的酒吧。骑车的人最方便的穿着是皮衣,这些人因此被称为“皮革男”。并不是所有飞车党都是男同性恋,并不是所有男同性恋都喜欢“粗野的性”。但在“没有同性恋色情电影、影片、没有杂志”的时代,一个同志若喜欢有男子气概的男人,最明显、也许是唯一的选择,就是往这些酒吧跑。然后,你必须在这些酒吧中默默观察、学习。如何打进这个圈圈,如何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The Wild One, 1953. 马龙白兰度因这部电影成为当时的 gay icon.

* *

传说中,当时圈内 Top 与 bottom 的比例是 10 比 1. Thom 回忆:“被欲望的就掌握权力,”而以当时的比例,权力掌握在 bottom 手中,Top 争相想引起他们的注意。年轻小伙子 Thom 以 Top 的身分与 Charley 交往,引起大家议论纷纷:他是谁?他行吗?

于是 Charley 透过他的关系介绍 Thom 与许多老手学习。“綑绑大师、用鞭大师、剃毛、刀割…”现在我们说到进行一段 SM 调教,用的动词是 “play”。在当时惯用的动词是 “work”.“我的训练期六个月。每周的每一天,我花至少四小时听和学。在完成训练之前我不准单独和人调教,即使和 Charley 也不行。这段期间,Charley 是我的奴,但我却还不是他的主人。还得等三个月之后,等到我能证明我值得。值得成为一个主人。”

“我学会怎么正确地剃毛,正确地穿刺、鞭打、捆绑、刀割。我会测量心跳、呼吸、肤温、眼睛的移动。当一个骄傲的人把头靠向他选的支配者的胸膛时,我学会了服从的真义。每个奴都选择他们的主人。我学到了宝贵的一课:尊重每个把自己交到我手上的人,并爱他们。”

验收的那天是 Charley 的生日,超过两百人参加当天的活动。Charley 先被几个 Master “worked on.” 然后 Thom 与老师兼友人 Jason 将 Charley 绑在一张大网上。终于轮到了 Thom. Jason 拍拍他,要他加油,像是驾驶员终于要单飞。

Thom 绕到 Charley 背后,抚摸着他的背。一分钟,两分钟,大家议论纷纷:这是在做什么?然后 Thom 拿起一个皮拍,用力击打 Charley 的背,他的背上浮现了 “HAPPY BIRTHDAY” 的字样。原来 Thom 刚才把细刀片藏在手套中,轻轻地割 Charley 的背,使皮肤裂开,却不流血。为了这天,Thom 用自己偷练了很久,骗 Charley 说那是猫抓伤。那天晚上,整个 party 人人感到惊奇,小伙子 Thom 被大家接受,认为是“值得”的一份子了。

* * *

皮革男次文化中的阶级、纪律、服从,可以看成是军队文化的延伸。由这个角度去理解我们今日的 SM 文化,至少可以给我们几点启发。欧美 SM 圈中“骄傲地身为XXX的奴”是自称惯用语。为何“为奴”可以当作一件骄傲的事情?放在这个脉络下理解就豁然开朗:一对主奴是一个团队,就如同战场上的一个小队。长官的智慧能力与下属的服从在战场上是生死交关的,所谓“骄傲地为奴”,也意味着我们属于一个优秀的队伍。我们能完成艰难的事情,克服不可思议的挑战,活着回来。

也因此,一个主人必须“值得”。值得信任、值得托付。“值得”的标准又如同 Thom 与 Charley 的经历,必须放回团体中衡量。皮革男的 SM 次文化以酒吧为集会点,一个奴会希望他的主人是在群体中受到认可、尊重的。(至于 bottom, 在S/M人数为 10 比 1 的当时,难免可以较轻松地坐在挑选的位置上。)我曾想,目前西方 SM 社群如此热络,是否可以追溯到这个时期的传统。亚洲把 SM 当作两个人的、房间里的事情,公共场域只用来征友,征到了就一起消失。也许从那时起,欧美的 SM 概念就是:所谓 SM 这东西,当然是要加入飞车党,一起去冲一下才对。

后来陆续读了更多西方的 SM 社群史,觉得我的假说也许跳跃得太快。但可以确定的是:美国异性恋 SM 圈在 80 年代刚开始尝试建立组织,而此时男同性恋 SM 圈已经有先前打下的基础,不论在实践技术上与社群组织能力上,都给予异性恋团体不少帮助。

最后,回到 Top/主人的责任。Jason 这么训诫 Thom:“如果有人把命交到你手里,你对他的性命就有责任。如果他给了你他的性命、意志、和心,你就对一切有责任。一切!”把这段话放在军旅的脉络看,其来龙去脉就很清楚了。

* * *

许多人对皮革男/旧卫次文化抱持着浪漫的幻想:当年他们有技术、有自我要求,经历百般磨难才被接纳,认定了就是一辈子;现在的人随随便便,乱认主奴,一切都来得太容易。

但许多记述显示这并不是很有意义的理解方式。回顾起当年,许多人说那是个很封闭、难以进入的团体。外貌很重要(Thom 应是个鹤立鸡群的高壮男子)。一群男人竞争的环境并不很健康,“如果你承认你不会,你就永远学不到了。”

Weiss [4]的分析也许较接近实情:旧卫时代的男同性恋 SM 圈以师徒、口耳传承的方式运作。当年的旧金山 Folsom 街,同一个区块中有男同皮革酒吧,也有艺术家、餐厅、修车行,居民包括男同志、工人、亚裔与拉丁裔移民。旧金山市政府将这地方视为贫民窟。Thom 回忆当年他们什么皮革制品都是自己作。后来 Thom 也以设计皮件和器具为人所知。我的理解方式是:我们可以把这时的 SM 次文化和刺青、八家将等等的蓝领次文化作类比。

而现在的 SM 圈已经相当中产化、时尚化。在美国参与 SM 活动是很花金钱与时间资本的,《格雷》中开直升机的总裁仿佛成了 SM 人的新形象。取代师徒相承的是各 SM 社群办的系统化的课程。

旧金山都更、产业进驻硅谷、资本主义发展等等因素如何摧毁了皮革男文化,迎来另一个中产 SM 文化,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 * *

Thom 自述,他与 Charley 的深度关系会“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然而,次年九月,Thom 上了大学,两人渐渐往不同的道路走去。此后十年没再见面。

1962 年,Thom 突然接到 Charley 的电话,立刻赶到退役军人医院与他相见。肺癌已将一度健壮的 Charley 折磨成虚弱的病人,只有他看着 Thom 的眼神仍不变,看着他的脸,在眼前的男人中寻找当年的小男生。“时间使我成长了,使他虚弱了。但时间只是个幻觉。不出几分钟,我们便回到了从前。痛苦被抛到一边,我们又握着手。”

“我需要你陪我过‘那扇门’。我有票了,但我怕一个人走。我能靠你吗?”Charley 说。Thom 答允。两人便换了话题。Thom 陪了 Charley 三天,在过去与现在间来来去去。终于,他们到了草坪上。Charley 要 Thom 将他从轮椅中抱起,坐在树下。Charley 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我准备好要走了。你呢?”Charley 说。

Thom 流着泪点头。Charley 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胶囊,“送我到门口就好,之后我自己可以。”Thom 帮他把手抬到嘴边,感到 Charley 将胶囊吞咽了下去。

“Thank you, Sir.”Charley 说。

“我闭上眼,想像著健壮、英俊的他骄傲地站在‘那扇门’门口。他看着我微笑,挥着手,就像十年前在好莱坞公共汽车站时一样。当我睁开眼,他已走了。”

参考资料

Thom Magister 的自述详见 Leatherfolk [2]一书,很值得一读。另,皮绳愉虐邦的创始前辈 unsatura 早在 2004 即介绍过旧卫[3]。本文原刊登于东方苦甜藤

  1. Guy Baldwin, The Old Guard: history, origins and traditions. Late 1980.
  2. Thom Magister, One among many: the seduction and training of a leatherman. In Mark Thompson, editor, Leatherfolk: Radical Sex, People, Politics, and Practice. Alyson, 1991.
  3. unsatura, Old Guard. 皮绳愉虐邦开战第零号 妖搞专题, 2004.
  4. Margot Weiss, Techniques of Pleasure: BDSM and the Circuits of Sexuality.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11.
  5. Jay Wiseman, Essays regarding “the Old Guard.” 1999.

3 comments

  1. Pingback: 欧美 BDSM 社群史 (二):旧金山都更 – 缚.生

  2. Pingback: 绳师48号抄袭事件簿 – 缚.生

  3. Pingback: 绳师48号抄袭事件簿 – Oriental Bittersweet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字段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