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生講座》#7: 色情與療癒

今天,我們不在道德或不道德的尺度上談論色情、也不要在性別政治的意義上談論色情,我不說色情可以讓一些人爽、可能讓另外一些人在各種意義上地不爽──雖然這種討論,總是很有意義的。
 
我只說關於感官與情緒的張力,以及那種張力究竟是什麼東西──最讓人臉紅心跳或耽溺其中的色情,總是充滿了張力的元素,而我們常常忽略,所謂的張力,其實關於恐懼。色情的快感常常關於恐懼:人與非人的恐懼、親密與暴力的恐懼、快感對我們的理智好像總是具有腐蝕性,這樣子的恐懼。
 
所以,我們喜歡把色情與現實人生切得很開,因為這樣比較「安全」,我們約砲或找炮友或者尋找平日裡說不出口的慾望的實踐對象的時候,也喜歡在關係實踐的守則上,把它跟我們的日常生活拉開很遠,因為這樣比較「安全」。安全總是第一要務,安全是一個技能、是一種體貼;在性的實踐場上又幾乎是一種道德、道德的意思就是「做人要上道」。但是我們很少真的去細想,這種「上道」多麼地有一種自欺欺人與掩耳盜鈴的味道──那種(為了安全的需求而存在的)「分離」的措施,從來都不真實,「色情」並不來自另外一個世界,它來自我們的心靈;而我們也從來沒有辦法把快感「移置」到生活外面的抽屜裡把牠關起來不讓牠溢出來,因為快感來自我們生活一部分的實現。
 
恐懼的情緒,與安全的需求有關──恐懼來自安全的匱乏。於是這來到我的結論與我的題目,與我真正想要說的事情:快感來自於恐懼,而色情的意義是療癒。
 
如果這樣把結論說出來,讓妳覺得有點跳痛、有點莫名其妙,那麼,我想要引述一句更奇怪的話,是過去一年我與另一名夥伴共同帶領的《與狼同奔的女人》讀書會,書中關於淫蕩與女人的「性力」這個章節,結尾部份的一句話,她說心理學家榮格曾經說過:「如果一個人到了診療室來抱怨性生活的問題,真正的問題經常出於靈性與靈魂;但當一個人來到診療間來討論靈性問題的時候,真正的問題則常常與性生活有關。」
 
是不是你也會覺得這些心理學家都有點神經病?我其實一直覺得並沒有很「懂」這段話所要說的事情,但是當我把這場演講的題目設定在「色情與療癒」的時候,我猜測我想講的也是很類似的事情。這場演講可能不會讓你很激動(?),但我猜測它會是關於一些,我們從來沒有這樣好好想過的問題。
 
拆掉那些張揚在性的裡面、前面,關於慾望的張牙舞爪,如果色情就是來自我們的心靈,它究竟要說什麼呢?
 
 

關於講者

 
黃詠梅,阿梅

現為「阿梅˙心的家」個人工作空間經營者,從事個人談話的療癒工作,兼及讀書會、小團體、工作坊;塔羅牌、Oh卡相關牌卡諮詢。

東海大學社會學碩士,皮繩愉虐邦初始參與者之一,台灣第一本SM學位論文作者,2003-05年以「淫妲三代」為筆名於台灣立報寫作女性處遇與性解放相關議題或實踐的性別專欄。
 
2010-2012年參與台灣綠黨、將青年與小農與都市貧窮議題結合於政治倡議,提出「療癒式政黨」訴求,自那時起關心台灣社會與環境、土地與農業相關議題。

  • 時間日期: 2018/02/25, 2pm – 4pm. 1:40 進場。
    由於入口較不明顯,建議提早一點來唷!
  • 地點:My Space, 接近行天宮站。
    知道地址者可自行前往。不知地址的朋友請 email: nawakiri@gmail.com,
    或私訊縛.生粉絲頁
  • 費用: NTD 150, 含簡單飲料。
    講座後歡迎留下聊天、討論!

縛生講座固定於每月第四個週日下午。歡迎大家參與!

圖片:Pocahontas, by shlomi nissi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