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綁的不是繩子,而是對自己的叛逆 —— 狐狸專訪

封面圖攝影/ Suling Chiu

狐狸曾在臉書上這樣寫著:「我需要把我牽繫在人類世界的錨。」

我們坐在咖啡館的角落沙發,緊鄰吧台與廚房,訪問過程,不時聽見磨豆機的聲響,以及用菜刀剁食材的聲音。空氣中瀰漫咖啡香,狐狸裹著厚重外套,坐在側方,捧著桌上的熱拿鐵,她的頭髮切齊肩膀,削瘦面頰,講到感興趣的話題時,會全神貫注的看著我。偶爾,我會因為她的嘴角揚起的笑容而深深著迷,更令我著迷的,是她側臉另一面光線照不到的陰暗。那是一種身於世界,又與世界隔離的感覺。

狐狸的表演形式為「自縛吊」,每次演出,總帶著獨有的冰冷氣質,理性的、工整的、面無表情的,像貓咪舔舐柔軟的毛,細細的在不安中凝視自己。

自縛吊在空間上有許多限制,更大的限制是自己的身體,如果在表演時,距離沒有掌握好,容易感到不安。表演時,距離很難掌握,若底下的觀眾都不認識,會有很強的壓迫感。雖然有豐富的表演經驗,狐狸每次要表演,依然相當緊張。

「以前面對壓力,會選擇讓自己躲起來,會選擇這樣東西就不要給人家看,把它藏起來。如果講出來會不安,那麼寧可不要讓別人知道。但現在每次表演完,至少會知道壓力是什麼形狀,拼貼在哪邊,跟我自己有什麼關係,以及怎麼去面對它。」

難以與他人有更進一步的接觸,對於社會感覺到隔閡,渴望建立主奴關係,但又怕受到騷擾,因此總把自己包裝成S,是狐狸處理情感的寫照。即便如此,狐狸寫下這句話,又帶著一種期待的心情:「我現在覺得如果有人敢來騷擾我那就來吧!」反正不管對方態度如何,沒興趣就是會冷漠對待。

繩縛是藝術還是色情?狐狸說,繩縛可以只帶有藝術的眼光,像是個安全語,如果不願意去處理色情的話。即便如此,她還是認為繩縛不能沒有色情,但如果男生要綁她,還是會習慣把氣氛營造得很「練習」,因此較難發展到色情的部分。「因為會緊張,但女生綁就比較不會那麼緊張。」

狐狸說,KINK精神的定義是叛逆,是違反常規。

「但是,去做叛逆的事情,對我而言是一個挑戰。」

攝影/Su Misu。

也許就是這種矛盾與不確定性,使狐狸的表演,即便在最理性的氛圍中被呈現在觀眾面前,不安的思緒卻總能從縫隙中緩緩流竄,被赤裸裸的展示,那是她身體與靈魂的矛盾,也是她對自己的叛逆。

延伸閱讀:狐狸訪後札記,S.Ink 情慾交換日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