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拿起繩子瞬間,就是我的主人 — 小宇與Kira專訪(下)

印象最深刻的調教

小宇:是她回到國外前的兩個月,那時比較多調教,後來就比較多純繩縛。我覺得從主奴到交往,變成男女朋友,有些東西會因此改變。

我現在的狀態是,在調教過程中打的力道不會減輕,可是心境會不一樣,我沒辦法完全以主奴身份來打她,也許她的感覺是一樣的,力道疼痛是一樣的,但我的想法會有點矛盾。我覺得我現在會讓她在過程中,舒服比痛苦多。

Kira:對,但有時候…我會想要痛苦,就是覺得好像少了一點什麼。

小宇:我自己也知道,可是會自然而然想讓妳不痛。在Kira快要回國外時,越接近尾聲越有感覺,彼此的認知是要分開了,而且可能是分開一輩子。

Kira:那個時候很暈喔!暈到爆炸。

小宇:當時就是覺得要分開了,我一定要讓你記住些什麼,我要做一些讓妳記得一輩子的事。調教的內容很類似,但感覺不一樣,彼此都更用力,不是力道上的用力,而是很用力的在情境裡面。

Kira:每天都非常投入,我就很用力的去感受,給他我的一切,我心裡的一切,就等於把每一次都當最後一次。

小宇:當時的心態,不是分開了也許幾年後再見面,可以再玩,而是說不定一輩子就這樣的想法在做這件事情。

關於Rainy

謎鹿我是在香草脫殼的講座,第一次看到Rainy,當時她給我的感覺,跟小宇是完全不同,我非常好奇,你是怎麼看待這個身份,Rainy對你來說意義是什麼?

小宇:一開始她的出現還滿粗糙的,簡單的、而且還是穿別人的衣服。高中時我在鏡子面前綁自己,發現不喜歡男生被綁的樣子,可是肉體又有被綁的需求,讓我自己覺得不舒服,我還是喜歡看女生被綁,那怎麼辦?要把自己變成女生嗎?那就來試試看。

後來發現原來自己女裝的樣子不難看,只有對臉不滿意,常常把自己的臉遮住。以前資源有限,一直壓抑著,直到大學搬出去住,只要在家裡就會穿女裝,是從那時往比較細緻的方向走。

一開始覺得只是自己在家裡玩,後來又覺得為什麼不能去外面?我開始讓自己更像女生,研究化妝技巧,直到這一兩年,才第一次敢出去外面,次數很少,也是在半夜人很少的時候,然後慢慢越來越精進裝扮技術。

我覺得Rainy這個角色,是一個被壓抑的情感,是我內心的某一層面,當她要出來的時候,就不會只是一個普通人,他是一個很淫蕩的存在,她想要的就是那一些,她就是隨時就很想要做很淫蕩的事情。對我而言,心裡好像就住著這樣的女生。所以她的服裝都是那種很不適合上街的東西。

隨著年紀增加,參與的活動多了,接觸到比較成熟的性觀念,覺得這好像本來就不是什麼很羞恥或忌諱的事情,讓別人看到好像也無所謂。我開始上街,買一些正常人的衣服,頻繁之後,次數越來越多,就覺得更沒什麼。

一開始只是覺得,會因為穿上女裝,戴上假髮,幻想自己是女生,被綁起來感到興奮,女生被綁起來是令人興奮的,讓我產生情慾上的快感,一開始只是肉體上,但慢慢覺得應該要給這個角色靈魂,於是用女性角度看事情,才發現原來我還藏了那麼多…平常小宇不會說出來的東西。

謎鹿Rainy對你來說是另一個真實,還是一個裝扮?

小宇:她並不是百分之一百的另外一個人,我還是有意識到我是小宇,只是她在扮演的當下很快樂,不想回歸現實,只是偶爾出來一下,所以我在Rainy的狀態中,只想著…想要更…想要很可愛,想要很浪…想要很騷,想要別人喜歡我的念頭會非常強烈。

這個社會奇奇怪怪的人太多了,什麼樣的生活型態都有,一個穿女裝的男生,好像就不足為奇了,反正別人說覺得我是Rainy又怎樣,好像也無所謂,因此更放膽的去做。

雖然我剛剛用了奇怪這個詞,但對這個圈子來說,好像我們對什麼事情都不應該用奇怪這兩個字,因為已經沒有什麼是奇怪的事了,只是你有沒有接觸過,有沒有認識到而已,原來還有這樣一個群體,原來還有這樣一個世界存在。

謎鹿變成Rainy,你就不會更在意別人眼光?

小宇:我會,我會希望別人覺得Rainy很正,或是Rainy好騷很可愛…但既使他們不這麼覺得也無所謂,我會希望他們喜歡,別人如果不喜歡,那也就算了,我自己喜歡就好。

謎鹿聽說你們那天在講座後大吵架,是因為Rainy的關係嗎?

小宇:這給妳講。

Kira:不要…給你講…

小宇:為什麼是我講…

Kira:拜託嘛,給你講嘛!

小宇:就是…那天香草脫殼的講座她中途離開,跑到附近的咖啡廳喝咖啡,我去找她,

她說人太多不舒服,但其實她是覺得…覺得跟我(小宇)出去的話,我會隨時隨地照顧她,但如果跟Rainy出去,會被冷落,會覺得Rainy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

Kira:我會覺得沒差,我就去旁邊,我也沒有要你一定要把注意力放我身上。我覺得你就好好的跟朋友相聚啊,我不一定要加入。

小宇:然後她就說「如果以後Rainy要去,就一個人去就好了。」

Kira:對啊!因為我覺得他難得…可以跟朋友相聚…我在旁邊…

小宇:可是Rainy覺得沒有冷落她,Rainy會一直怕她無聊怕她渴之類的,或是拉拉她的衣服,跟她互動講講話,跟別人聊天也是講幾句就會回來,不會把她晾在一邊,Rainy覺得明明有做到照顧她的責任,可是卻被她這麼認為,所以很難過。

Kira:對…可是我是真的有這種感覺,我沒有他一定要承認他有,我只是不喜歡這種感覺,我就覺得說沒關係啊,你還是可以去加入一些你自己的活動…

小宇:但是這件事情發生之後,Rainy就沒有機會…就變成說之後有活動的話,就一個人去…

Kira:那就小宇在的時候,我再跟他去就好啦…

小宇:那…那那…一個人去的這件事情,這個行為發生的當下,不就是冷落嗎?把一個人丟在家裡…

Kira:我覺得還好…因為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像上次遊行也是啊…你就自己去…我也沒差啊…

小宇:而且…那個當下,Rainy覺得她很不開心的地方是,既然妳這樣說,為什麼不讓她有機會再嘗試看看?而是之後都丟她一個人…為什麼不給她機會嘗試,看看能夠有什麼改善,或是有機會一起去參加別的活動。

Kira:他覺得我應該給Rainy一次機會。

小宇:但是她的反應就是我以後都自己去,所以對Rainy來說,好像自己沒有做什麼,可是被傷到了,她並不想冷落她,也許是Rainy做得不夠好,想要嘗試再改善,Rainy想要跟她未來能夠一起出門…希望有那樣子的機會,可是Rainy覺得她不領情,那就乾脆不要見面。

Kira:所以Rainy說她以後不要出現了。

小宇:沒有,我是說不要出現在妳面前。

謎鹿從那次之後,Rainy都沒有出現在妳面前?

Kira:對,就沒有再出現過了。

謎鹿那對妳來說,Rainy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Kira:我是把小宇跟Rainy分開,Rainy不是我的主人,小宇才是。我覺得Rainy不是S,她是m,所以我不會去服從Rainy的命令。只有小宇是我的S,我可以把Rainy當朋友,但不代表我有義務聽她的話。

小宇:Rainy沒有命令妳什麼。

Kira:意思是我沒辦法當S啦,而且她如果是女m的話,我為什麼一定要跟她出席,我為什麼需要跟她出席?她又不是我男朋友,我當然可以跟她出席,但是我沒有這個義務。

謎鹿Rainy對妳來說是朋友?

Kira:對,是朋友,但還沒到那麼熟,我是喜歡她的,我不是不喜歡這個人,我很喜歡她。

謎鹿你對小宇有深厚的情感,但Rainy對妳來說,你們還在建立關係。

Kira:對,我們也才見過幾次面而已,那為什麼…我一定要加入這個…我難道不能跟她分開活動嗎?我不是在排擠Rainy,我只是覺得我沒有這個義務,她也沒有義務要照顧我,我們只是朋友。

謎鹿妳剛剛說到你感覺到Rainy是m,那妳同時也感覺到妳會想成為S嗎?

Kira:沒有,我完全沒有一點S的基因,我不想去欺負誰。

謎鹿我換個方式問,因為Rainy是m,所以妳感覺到妳有當S的義務?

Kira:對,就是覺得好像要照顧她會幹嘛的,但是他有跟我解釋說她也是S,只是我感受不到而已。

小宇:Rainy是switch,她就是想做各種不正常的事情而已,但她不介意一定要在哪個範圍,她就只是一個整天都在想著淫亂思想的女人,她就是想把色色的東西化為現實。

像她講的,如果是當朋友,當然也不是義務一定要出席,但她烙下狠話是「你以後都自己去」,這是永久打槍的一句話,這不是有沒有義務,妳說沒有義務就是代表去也可以,不去也可以,可是妳說的那句話是「以後你都自己去」,這是有差別的。

謎鹿所以這句話是你比較在意的。

Kira:他可能覺得我太果斷了,但其實我也沒這個意思,我只是…

謎鹿當下情緒上的用語?

Kira:對…

小宇:而且我在意的地方是,假設我以後都自己去的話,我去了她就會更討厭我…

Kira:因為主人沒有辦法陪我…

小宇:既然這樣子的話,那Rainy以後都不要出現在妳面前好了。

Kira:但是沒辦法啊,因為她還是會出現在別的地方…

小宇:但是我不會讓妳看到。

Kira:那這樣主人我就也看不到了啊…

小宇:但是…但是我會挑妳沒空的時間,像是妳要去跳舞的那種時間。

Kira:但我其實也沒有要排擠Rainy啦,但也許哪一天…我那句話也太果決了…我並不是說我這輩子都不想跟她出去…

小宇:妳已經講了(笑)。

Kira:啊~對不起啦…(開始撒嬌)

小宇:妳跟我說對不起幹嘛?

Kira:你幫我跟她說對不起,因為我現在又見不到他。

小宇:她應該…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出現。

Kira:某天我跟我朋友聊到這件事,朋友覺得我在嫉妒Rainy,畢竟Rainy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就比較不會有人找我講話,那天都沒有人找我講話,都跑去找Rainy,我就坐在那邊等Rainy回來陪我…有點難過…很有可能我嫉妒她吧…畢竟我們都是m,而且都是女生。

本文刊登前,詢問Rainy與Kira相處近況,得知兩人已經和好。)

SM對兩人之間的意義

Kira:SM就是我的一部分,當我確定它是我喜歡的時候,就一輩子離不開它了,而且我也不擔心會哪一天不喜歡,我很怕你不喜歡的話,我該怎麼辦?

小宇:我覺得不會耶…我最後決定走這條路,就是因為喜歡這樣一直下去,應該說,我沒有機會回歸普通人的生活,也許當初沒跟她在一起,我可能會結婚生小孩子,她可能也就不會玩。我只是不想在未來,二、三十年後,回頭去看,想當初沒有怎樣怎樣。現在我住在台北,更有機會接觸SM,它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

Kira:它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小宇:像有時候我跟她到餐廳吃飯,會突然抓她的頭髮,餵她吃東西,偶爾這樣鬧一下。比如說在走樓梯的時候,會突然打她屁股,也是理所當然的反射動作,就也沒什麼。然後想要的話,一兩個月就可以出一個表演,這是我們想要的生活。

Kira:我覺得平常的時候我們就是朋友。

謎鹿那什麼時候會切換成主奴?

Kira:在玩的時候,我會自動的比較聽話,因為我平常很愛頂嘴啊。

小宇:或是一些比較嚴肅的話題。像她的身體…

Kira:健康之類的…他會比較嚴厲的要求我要注意身體…

小宇:講話的態度會比較不一樣。

Kira:然後,其實我是需要崇拜一個人的,如果我很難崇拜一個人,就很難去認同他。可是,當他拿起繩子的時候,我就變得很崇拜他,在那瞬間,他就會變成我的主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