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禁羈之前] 南西與Soa、芃的對談

眼看本週日就是寓吧《禁羈藝術祭》的開幕表演了,身為打頭陣的表演者兼策展人南西與Soa、芃,三個人在排練現場有什麼樣的對話呢?Soa 練繩的方式是什麼?芃對於這次男X男的演出有什麼樣的準備呢?就讓腐女南西與他們一起展開一場對話:

南西:據我所知,芃之前就有一些表演經驗,但一直都不算是BDSM的表演者。是什麼原由促成你們一起練繩子呢?

Soa: 我們彼此原本只是臉友,有一天在《真繩會》的場地附近走路碰巧遇到他,就邀他來了。

南西:所以走在路上也可以遇到繩伴!那這次表演跟兩位第一次表演、上次的《舞動繩姬》有什麼最大不同?

:這次排練比較久!(笑)

南西:上次你們在排練《舞動繩姬》之前有嘗試一些花俏的劇情,但後來好像沒有做出來?

Soa: 對啊,思考了很久覺得不適合。(笑)我演不出來那種俏皮的劇情。

南西:那你們覺得自己的特色是什麼?

:是男x男!

南西:竟然把性傾向當成賣點!這樣對嗎!

:這樣沒有什麼不對呀,我本來就是腐腐。

南西:那Soa覺得自己跟其他SM表演者有什麼不同?

Soa: 芃芃,你覺得我跟其他人有什麼不同?

南西:你怎麼問別人呀!

:我又沒有被很多人綁過!

Soa: 你有被小林綁過!

南西:現在Soa是在吃醋嗎?(笑)之前小林繩霧老師在「鬼畜少女組」樂團表演的時候綁過很多次芃芃,其實搭配樂團表演的壓力很大,小林老師要在《高手小手縛》這首歌裡5分鐘裡完成後手縛,在《變態幼稚園》這首歌裡2分多鐘把人吊起來、《壞掉的祈禱文》比較長,有5分鐘,可是要把人放下來+解開XD

Soa:小林不是說他可以2分半就綁好後手縛嗎。

南西/芃:他還有綁裝飾!!!!(笑)

南西:我要認真的說,小林綁芃,在情感上,真的是綁好玩、for fun的。所以你跟小林最大的不同在於……你…綁很慢嗎?

(眾人大笑)

Soa: 如果真要我講我跟其他SM表演者的不同,因為我不是他們,我也無法回答。可是以我自己來說,「表演」這個東西……有些表演者即興成分比較多、有些表演者事先規劃比較多。而我自己則是會做出一個一個的大塊東西,每塊東西之間有即興發揮的空間。有人問我為什麼喜歡表演?我覺得繩縛表演跟我在做其他創作的時候很不同,我畫圖或是寫歌的時候都是我突然想到什麼,我把它畫下、寫下,比較像是那個東西來找我;如果今天它沒有來找我,我覺得我就沒有了創作的能力。但是繩縛不同,當我遇到一個人的時候,我可能也無法事先預料我要幹嘛,但我可以在當下做一些事情,很多東西也是我自己沒有想到的,但我就做到了。

南西:可是,畫畫或是寫歌,雖然是「它們自己來找你的」,但這些東西也是本來就存在於你的腦袋,它們才會出現呀。

Soa: 可是我沒有辦法想做這件事就做這件事(指畫畫跟寫歌),但是繩縛可以。我有比較多想法,無論有沒有規劃,我到了現場都有東西可以做。長久以來我幾乎都是讓繩縛的感覺在現場發生,我幾乎都可以做出各種事情來,有很多都是我想做的事。

南西:那的確也是你的繩技到達一定的境界才有辦法隨心所欲呀,如果你只會單柱縛也不可能每次都即興出東西吧(笑)那這次兩位合作跟上次《舞動繩姬》有什麼突破呢?

Soa: 這次有做到想做的東西!技術層面有一些突破。上次很怕他會撞到頭,所以沒有做得完整,不敢冒險。跟上一次會很不同啦!這次排練次數較多,技術也會比較複雜。

南西:這個複雜對芃來說有什麼變化呢?

:對我來說是體位的變化 <3

南西:我知道是體位的變化呀!會比較痛嗎?(笑)

:是啊,上次的表現比較簡約、即興,吊點比較像是支援的配角;但這次吊點本身的角色分量會比較重!上次比較多地面上的動作,這次則是空中、地面都有一定的份量。

南西:那這次表演取名叫《夜之祭》有什麼故事嗎?

Soa: 其實我是想要取一個有很多可能性、開放式的劇名。因爲我很喜歡夜晚,希望這齣表演能像夜晚一樣,充滿許多可能,任何事情都可以發生、任何意義都可以存在。

南西:雖然是在下午演出(笑)

Soa: 對呀,雖然是在下午演出(笑)大家這個星期天下午要來看我們演出喔!

(眾人笑)

南西:那有什麼上次的遺珠之憾會在這次完成?

Soa: 我很希望芃可以穿襯衫,上次他沒有穿。

:那是因為你的襯衫太大。

南西:什麼啊!那你們這次尺度會到哪?

Soa: ……我們的尺度可以到哪?

南西:這要問你們啊!我身為策展人,我尊重每一位表演者的決定。那Soa你希望芃的尺度可以到哪裡?

Soa: 我當然也是尊重芃的決定。

:我的恥度沒有極限。

南西:……很好。

Soa: 我是比較擔心都是一片肉色不好看。

南西:啊,你最喜歡的繩子顏色是⋯?

Soa: 我喜歡原色的繩子啊。可是這麼一來,就整片顏色都很接近了,繩子會變得不明顯。很氾濫的感覺?

南西: 那Soa你覺得與芃合作可以感覺到什麼?

Soa: 我覺得他是一個很認真的人,在排練在表演時都很專注。讓我相信他很真實。(頓,傻笑很久)我如果是跟長期合作的 Vita 一起表演的話,我跟她平常就有很多可以表演的,所以正式表演時比較像是我們決定要演什麼、然後很快的把它拿出來,也許突然想到可以加什麼就把它加進去。跟芃一起表演則是因為是一個新的繩伴,在計劃階段就比較多是我的想像,想像可以做什麼。我會做很多想像,上次練習的時候就做了三種表演,再決定要採用什麼。有時候會什麼都不採用。我真的想很久!!

:所以很幸運的是,我們這次有做出可以採用的東西。

南西:因為我知道Soa跟芃都有學習音樂的背景,你們這次表演會使用哪一類型的音樂呢?

Soa: 我還在試,我已經準備了很多不同風格的音樂,仍然會視我們排練的狀況決定要用哪一種音樂。敬請拭目以待!

3/12 (日) 下午 3:30

南西《沒歷史脆譜 Merry Strip》快樂脫衣舞 +
Soa X 芃 《夜之祭》繩縛表演 650元 @ 寓吧

手刀訂票去 https://goo.gl/forms/pghI1Qpo2hK9a5Ah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