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baku Today 專訪-「SM矯正教室」教你認識及避免緊縛後遺症

原文譯自這裡【Ameba Blog】(日文網頁)

Kinbaku Today 原文 (英文網頁)

goldenrule

Golden Rule s.m. 作為『S☆M整体師』,多年以來在指導正確的SM Play方式、解決SM相關疑難雜症、以及處理緊縛後身體的後遺症(如麻痺)等領域方面有豐富的經驗。從2011年開始,ゴールデンさん為了幫助受緊縛的後遺症所擾的SM愛好者,還在自家開設免費參加性質的「S☆M 矯正教室」(SM Open House),以此為中心主辦了一系列無論是菜鳥或是老手都能參加,以SM事故所造成之後遺症的復健療法以及防止緊縛事故為重點的講座。

Q1) 多年來,您見過許多在SM行為中發生的事故,您是否能告訴我們一些常見的事故,還有近年來情況是否有所改變呢?

大部分的傷害意外都與主動方對於人體的認識不足有關。缺乏知識的下場就是動手進行繩縛的一方往往會讓繩結過度壓迫單一部位,或是綁在了人體的危險區塊。我想,以前我所見到的事故大多都和繩縛的後遺症有關:受縛者或受神經麻痺之害,或因不正確的吊縛而渾身瘀青。但最近我見到越來越多發生在受縛者身上的嚴重傷害,比如脫臼或骨折之類。

Q2) 如果要有效的預防SM行為中的事故,我們應該要注意什麼呢?有什麼溝通的準則和受縛者必須注意的事項嗎?

首先,繩師應該要懂得如何讓受縛者放鬆下來,並幫助受縛者建立基本的信任(默契關係),才能讓雙方之後的溝通順暢而自然。繩師要懂得同步雙方的呼吸,並確認受縛者是在身心平靜的狀態下才著手開始綁縛。繩師也必須在事前確認受縛者的身體柔韌度,手臂可彎曲的範圍,以及所有危險區域(俗稱的「壓迫點」)。同樣的,受縛者也應在整個過程中放鬆自己的身體,並將身體主導權完全交給繩師。

所以,在我的繩會上,我不但會教繩縛的雙方如何推拿治療,也會指導繩師學習如何讓受縛者放鬆,讓受縛者懂得將自己交託給執行繩縛的一方。

那實際上要怎麼做呢?我會讓受縛者將雙手交叉於胸前,然後讓繩師從後面環抱住受縛者,將自己的雙手交疊在受縛者的雙手上,就這樣安靜的維持姿勢一段時間,直到雙方的呼吸步調同步。我也會指導受縛者做伸展操(主要是在伸展肩胛骨)以幫助受縛者增進身體的柔軟度。圈子裡總是不乏為了吸引女生注意而學繩的「偽S」以及繩縛技術一蹋糊塗的「偽繩師」。許多M都會在尋覓伴侶的過程中遇到上述這兩種人,最終經常以不愉快的互動或受縛方在Play中受傷收場。但如果擔任被動方的人能對以上種種基本知識有了解,這些風險都是可以被避免的。

Q3) 繩縛過程中最常見的意外原因是什麼呢?

最常見的大概是「明明缺乏緊縛技術的知識與經驗,卻硬是要實踐高等的技巧/吊縛」所造成的意外吧。對於「會引起事故的因素」的不了解(為什麼會出事?人體的哪部位是不能被綁的?等等)以及對於「基礎身體構造」的輕忽是此類意外的主因。

更糟的是,我看過許多自稱專家或是擔任緊縛講師的人自己也對這些事故因素懵懂無知。真的非常可怕。令人慶幸的是,有越來越多的人──不管是專家或是新手──願意直接向我,或是我的說明會和部落格中吸收這方面的知識。與四年前我踏入圈子的時候相比,擁有SM事故相關知識的人正在迅速增加當中。特別是有出國進行過指導的緊縛師,幾乎都是在這方面非常知識豐富的人。不過,擁有知識是一回事,心態上輕視意外的人仍然不少。就算一個實踐者自認有在預防意外,絕大多數的人並沒有做好萬一意外發生時的心理準備。他們往往會輕忽讓對方放鬆以及同步呼吸的重要性,並在還沒確認過對方身體柔軟度和身心狀態之前就把對方五花大綁上橫樑。許多繩縛者一心想著的就是完成繩縛──哪怕受縛者已經反映過自己的不適甚至是肢體麻痺感。最爛的繩師只關心自己的繩縛技術,而不關心受縛方的身心狀態。他們把受縛方當成會呼吸的人體模型──整個繩縛過程中不重要的客體。這種人的確存在,而且還為數不少,所以時刻保持警覺是必要的。

Q4) 受縛者應注意哪些危險的徵兆?

我會建議受縛方在參加繩會時,盡可能的多觀察每一個繩手來判斷他們的熟練程度,再以此為標準決定自己要給誰綁。實際被綁時,雖然受縛方只能看到前面,我還是會建議你好好注意繩子在上臂以及脖子上的位置。至於其他的危險徵兆,你只能自己感受:繩子是否緊的非比尋常?你的肢體是否感到疼痛或麻痺?當你感到不舒服時,記得要來回屈張你的十指來確認神經系統沒有被壓迫。萬一你感到觸覺開始消失,你必須立刻要求繩縛方停止綁你。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如果真心討厭這些受縛的感受,大概也不會來繩會吧?(XD)所以我只能建議:最好的方式大概就是找到一個有技巧,有經驗,有心理素質,你又真心信任的繩師作為固定的繩縛伴侶,並盡可能避免被別人綁縛。

Q5) 您是如何習得人體與物理治療相關的知識與技術的呢?

我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罹患過小兒麻痺,讓我連要拿起筷子或鉛筆都有困難。但因為我當時住在山區的偏遠鄉下,所以當地的醫生診斷不出我的病根,只開給我一些維他命和鎮定劑,使我的病拖了一年以上都沒有好轉。我的父親心急如焚;在處處碰壁之後,他帶我去看一個指壓治療師。經過一陣指壓治療後,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情況有改善,所以我之後就持續在那裏進行療程,在復健過程中還成為了他的學徒。我在指壓師門下學習了好幾年,有時候甚至會在他家過夜。這讓今天的我擁有豐富的物理治療經驗與心得。

Q6) 您對於國外的實踐者對緊縛抱有興趣這件事有什麼看法呢?

緊縛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如果有海外的朋友對此感興趣的話,在我看來是件很棒的事。但是,我聽說在國外的緊縛意外也有不斷增加的趨勢。緊縛就和滑雪等運動一樣,有可能會造成意外,也可能讓人受難以癒合的重傷。為了讓海外的朋友也能確實理解緊縛的危險性和如何減少意外的發生,(如果有收到邀請的話)我非常樂意到海外舉辦講座。

goldenrule2

Q7) 「SM 矯正教室」實際上是個怎麼樣的地方呢?

矯正教室希望成為一個讓很多人可以一起輕鬆參加,讓原本感到孤立的M女性以及受縛者可以藉由認識朋友而有勇氣自在表達自己對緊縛的看法。

因此,矯正教室不只會幫忙處理緊縛後遺症,我們也會幫忙緩解肩頸痠痛和腰痛--這些經常成為導致緊縛意外的遠因。此外,我們也會幫助後遺症者復健,以及協助專業的繩模伸展身體。

我們會對每個患者進行約一小時的指壓療程,但我們做的可不只是物理治療;我們也會傳授各種安全的SM技術、在實踐中可能遇到的困難,乃至於舒緩筋骨的方式等等,都在我們的指導範圍之中。

每次的活動大約都會有10~20人參加;大家會自己帶點心和飲料,然後很開心放鬆的圍成圓圈聊天…… 基本上是有種「淑女之夜」感覺的聊天會哦。

Q8) 請問您是在自己家裡免費的進行這些技術分享嗎?

是的。我從四年前開始舉辦這些講座,剛開始時,周一至周五之間至少會舉行3~4次,周末則在禮拜六的深夜進行--雖然現在頻率比較低了。

另外,如果有收到邀請的話,我也會到繩會、繩縛沙龍、或是店裡解說如何解繩以及如何避免緊縛中的意外。當然,這些講座也全都是志願(不收費)性質的。

Q9) 是什麼動機讓您如此積極奉獻呢?

我自己親身有過一段飽受小兒麻痺折磨的經歷,因此對我來說,為緊縛的後遺症所苦的人的痛楚如同切身之痛。其次,我認為性愛是生命中的重要大事,但是在我們生活周遭不但不存在教導大家如何溝通性事的地方,社會風氣又普遍將公開談論性事當作一件「不檢點」的行為,結果就是造就了大量為性生活中苦惱的人以及單方面自我感覺良好的男性。

所以,我希望透過我的努力,能多少讓一些參加者解決有關性或SM的煩惱。

Q10) Gorden先生您自認是S,那麼是什麼契機讓您覺醒為S的呢?

初體驗的時候,被對方說「你的性愛方式跟其他人不一樣呢」,成為了我發現自己S性癖的契機。

Q11) 最後,請給正準備開始探索,或是正在探索緊縛與SM的朋友們一些建議吧!

大部分繩縛意外的癥結點都在於溝通不足。這跟其他形式的拘束不同;緊縛是一項需要雙方持續溝通,並隨著受縛方的回饋隨時變化的活動。然而,有許多人太過專注在繩縛本身,而忽略了最重要的部分:你的伴侶以及他/她的感受!你正在綁的可不是一個矽膠模型,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每個人身體的柔軟度跟四肢可彎曲的範圍不同,而就算是同一個人,也有狀態好的日子跟不好的日子之分。我個人認為這是與真人互動最有趣的地方之一;如果你的著眼處僅在於繩路好不好看,繩結緊不緊實,你其實只享受到緊縛的皮毛,更別說要刺激到受縛者體內的被虐因子了。

現在有很多非常優秀的日本繩師都會飛到海外各地進行緊縛教學;如果你有幸參加任何一場日本繩師的繩會,請謹記你要學習的不僅是「形」,還有「心」。如果你是SM領域的初學者,請在開始實踐之前至少去讀一本心理學相關的書和一本與SM相關的書。這會幫助你了解拘束,繩縛,鞭打……等等的都只不過是奪人注目的華麗道具。你會發現心理層面的羈絆與深度的溝通比任何實踐都更重要,也更令人興奮。當你真的理解了「心」的重要性,即使你的另一半認為自己平庸至極,你也能將她變成你專屬的,特別而又獨一無二的M。

我在日本進行SM講座/緊縛事故講座/公開情慾對話很多年了;如果閱讀本文的你有機會到日本旅遊,別忘了我隨時都歡迎任何SM/緊縛相關的問題!謝謝你耐心看完這篇訪談,希望你能盡情享受愉快的SM生活。: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