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觀點

日式 SM 美學是圍繞著「責」開啟的。在富有張力的劇情中,在壓抑、哀傷、淒美的氣氛下進行,用美德與墮落、痛苦與愉悅的反差觸動人心,挑動觀眾的情慾,引發情緒的昇華。用現代的話語講,就成了「美麗的受苦」。

西方 BDSM 圈非常需要一個基於自由選擇、有培力效果的「知情同意」概念,以便畫出一個受保護的、彷彿不受既存社會權力影響的空間。這是 BDSM 論述的重要施力點,但也難免因此把「知情同意」型塑成硬梆梆的概念,忽略在現場、在實際互動中的種種眉眉角角。但另一方面,我也認為「不就是不」、「未經同意,就是強暴」是不能輕易妥協的。

有個日本說法「一期一會」,大約是「一生一回、沒有第二次」的意思,常用來表達珍惜與他人共處的時光的深度意涵。對我來說,「以繩相連」恰有這樣的特質。當我藉繩建立連結,我知道這時刻屬於我們、知道它沒有第二次、知道我們只在此時此刻共同在此。這時刻將會映照出過往、為未來添色,就和所有事件一樣。但這個繩縛情境是我們共處的時刻,再也無法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