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訪問

以繩縛技術而言,荒木経惟其實只是隨性亂綁、瞎綁。但他悟徹到一個很重要的道理:繩縛本身只是個符號,現在的他不需要再請繩師來幫他綁,他也沒有認真去學,但他卻會駕馭這個符號。

最早注意到水晶,是因她拍攝的一系列用紅繩綁著人偶、很精緻的繩縛照。九年過去,兼具SM實踐者、理工科研究生、僑生等多重身分的她參加了攝影展、也出版了攝影集。九年中,SM與香草世界的人、事也都變了不少。這次很感謝她接受訪問。

我認為性愛是生命中的重要大事,但是在我們生活周遭不但不存在教導大家如何溝通性事的地方,社會普遍又把談論性事當作一件隱私兼淫穢的行為,結果造就了大量的在性生活中感到苦惱的人,以及單方面自我感覺良好的男性。我希望透過我的活動,能多少讓一些參加者解決有關性事的煩惱。

音縄:我的人生自從與繩縛相遇,有了 180 度的轉變。繩縛已經是我人生無法缺少的東西,透過繩縛實現了我很多的夢想。
つばさ:我們是因為繩縛而在一起的。如果沒有繩縛,我跟音縄只是人生中的兩條平行線,不會有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