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小林縄霧 Nawakiri Shin

一天回家路上,他搭上了 Charley 的哈雷機車。他只知 Charley 愛機車、愛喝酒、愛和朋友在一些很吵的、常有人打架的酒吧見面。他還不知 Charley 在二戰時從軍、被俘、在日本戰俘營熬過了兩年,被割去睪丸。戰後回到美國,他和許許多多受創的大兵無處可去,也無處想去。他還不知 Charley 將領他進入後來被稱為「舊衛 (Old Guard)」的 SM 世界中。

自然、和服、花道、與緊縛可以渾成一體,並不覺得突兀。季節,與順應季節的技藝,依著時光運行,讓我們感受到美,並珍惜這個當下。這是日本的文化根柢。

以繩縛技術而言,荒木経惟其實只是隨性亂綁、瞎綁。但他悟徹到一個很重要的道理:繩縛本身只是個符號,現在的他不需要再請繩師來幫他綁,他也沒有認真去學,但他卻會駕馭這個符號。

那時沒想到會在成人酒吧認識在日本唯一一群能交心的朋友。沒想到會把神凪邀來台灣,做了不少轟轟烈烈的事。沒想到後來將看到每間店倒的倒,關的關,沒想到這個酒吧終究得關門時大家會這樣地痛惜。

繩有氣味、有聲音;可以操作得有快有慢,有輕有重,能製造各種觸感:可以是癢,可以是痛,可以像愛撫也可以像緊抱。繩縛的目的不只是完成一個綁好的成品,拘束不是結果。

雪村注重繩縛過程的互動、與受方之情慾交流。他自稱其風格「愛撫縄」,與「責め縄」相對。他的「縄尻」指的是「用來控制受方的繩」。以不同的力道、方向、質感變化牽引拉扯,可牽動受方的情緒。他曾說「一場繩縛就像一場格鬥。是沒有言語的戀愛小說。」「我的繩是軟性的。在這『軟』之中給了女性發揮、表演的空間。」他認為一段繩縛像是一個劇場,每個 M 女都有在其中表演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