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生講座》#15 性專區制有多爛?連性工作者都不期不待

許多人以為,7年前通過但遲未落實的「性專區制」是模仿荷蘭紅燈區的政策,但其實「專區內才能開妓院」的制度早在中華民國憲法制定之前就一直存在,即使在「罰娼不罰嫖」的那20年之間也是。

許多人以為,「性專區制」就是只要在專區內就可以進行性交易,但其實現行的法規並不允許個體戶,甚至想要外出服務到專區內的旅館也不行,諸多限制之下,性產業從業人員們只好不期不待不受傷害。

本次講座將從我國的性交易法制沿革切入,說明性專區為何是弊多利少的制度;而後從婦權派與妓權派的表面衝突之下,看到彼此共同的理念;附論全球化資本主義與網路科技對各種性產業的影響,希望能激發群眾對此議題的進一步討論。

講者簡介

阿空,順性別男同性戀。
從事過色情按摩、視訊脫衣、色情片演員等不同類型的性工作。

時間地點

  • 時間日期:2018/12/23, 2pm – 4pm. 1:40 進場。
  • 地點草御殿,台北市台北市迪化街一段368號。
  • 費用: NTD 50, 但需與草御殿至少點飲料一份作為低消。

講座後歡迎留下聊天、討論!

關於封面圖

封面圖出處:Wikipedia Commons, CC 2.0.

阿空:「A pregnant dog is just a bitch.

“bitch” 一詞的原意其實是『雌性犬科動物』,並無貶意。然而,能讓 bitch 成為罵人的詞彙,甚至暗示他人有性道德瑕疵,則是基於對性、對女性、對性工作的三重汙名。

懷孕(以及後續的托育議題),則是性交易議題的『硬傷』。再如何改善性產業中的權力關係,就是無法改變『可能因為工作而意外懷孕』這個與眾不同的職業特性。

因此,本次使用『懷孕的母狗』做為性交易議題的封面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