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小說連載 –《香草調教》之一

狐狸

趴體開始一個小時,利央已經貪快喝了兩杯,代謝不完全的乙醛讓部分參與者足跡開始歪斜。這個圈子向來不乏交際場合。重節奏又彌彌的音樂,重複著隱約的規則。室內是禁菸的但是空氣循環向來不是太好,高濃度的二氧化碳和酒精在上揚的嘴角參與者的唇間交互輪替著。

  頸子空空的,但是視線和行動卻時不時的向著木馬停滯。這是隻好木馬,皮革軟墊讓受方不論屈膝半跪或者伸直雙腳趴坐在上都可以找到舒適的位置專心在互動上,但那是一個木馬,儘管看起來像沙發,木馬是刑具這點使他對那個位置產生距離感。木馬的上方散佈幾個理想的吊點,不論要拉起大腿或者上肢都有絕佳的角度可以操作。調教空間總是昏暗的,昏暗中鮮明的白光打在一旁散落著各式玩具的架子上,金屬口鉗、肛塞、玻璃按摩棒、矽膠假陽具、跳蛋、麻繩、木拍、皮拍、拘束器、浣腸器、鴨嘴鉗、乾淨的毛巾,還有一小盆混著薄荷糖的保險套和潤滑液。徘徊在旁邊的人們好奇又期待的交談、撫摸把玩著空間中的設備,交換著腦汁和指間的搔刮和唾液。

  利央別過頭看向一旁空蕩蕩的吊點,這是個很棒的空間,很棒的趴體。

  一切緩慢的升溫,肢體的界線在視線流轉談吐間緩慢的融化流動,沙發和明暗空間散落著交織在一起衣衫不整的肢體或互相視姦意淫等待狩獵與被狩獵的人類動物,一切的一切都恰如其分的正在發生或等待發生。

「嗨。」

  有個人走向他打了聲招呼,聊了幾句之後一起步向飲料桌,他帶著第三杯忘記有多少酒精的飲料和向他搭訕的人走向牆角找個地方窩下來。

「你第一次來嗎?」
「嗯,今天是第一次。」
「哈哈誰不是呢?」
「你好,我是XXX。」
「我好像有追蹤你的訊息。我很喜歡你之前的一系列什麼。」
「謝謝你。」
「你的作品我超喜歡的,沒想到今天會遇到你。請問我可以留你的連絡方式嗎?」
「啊,如果是那個平台的話留個訊息給我都會加唷~。」
「好啊好啊那我之後再加你。開心!」
……
「你喜歡喝什麼?」
「酒精飲料我都喝唷,我不喜歡飲料太甜不過今天都很好喝。」
「嗯嗯我也很喜歡酒。」
「常常看你寫麻繩,你喜歡繩縛嗎?」
「嗯,喜歡唷。那是我最喜歡的項目。」
「我想要請你綁我,可以嗎?」
看著他的眼睛和不知何時開始把玩的散落一地一身的麻繩,愣了一下
「可以啊。不過我今天喝有點多,我不會吊人。除此之外,我大概只會做這些事……。可以嗎?」
「當然可以。」

  四周的人不知何時散出了空間給兩人,不時的投注著視線。他看向斜上方空蕩的吊點、腳邊成堆收束整齊的麻繩和正用臉頰磨蹭自己膝上放鬆的右手的初次見面的人,熱切的眼光和濕潤放鬆的舌尖。

  他習慣專心處理繩子,可能偶爾有興致會偷咬兩口,把唾液和著飲料和氣味隨著尺印留下淺紅色的記號,然後擦掉,然後用繩尾摩擦敏感點。他喜歡把重量放在對方身上,隨著重心轉移緊迫壓制控制對方的昇溫的節奏和轉移姿態。找到喜歡的位置就坐下,在摩擦和拖曳爪痕之間把對方的體液擦得到處黏答答,然後再用衣服擦掉,再咬,擰捏,輕打。
……
「嗨。」
「嗨。」
「你今天有玩嗎?」
「有啊,小玩一下。」
「真好。」

  他拿著鞭子輕輕刷過他的泛紅的大腿。

  利央拿麻繩回敬了兩下。視線穿過木馬看著遠方空白的牆面。他覺得有點悶,可能是因為對外窗沒有開。他覺得有點熱,但是今天不想脫衣服,儘管一旁有人全身裸得只剩刑具和跟鞋。他覺得自己這樣子看起來很好,玩了一輪妝依然完整,衣襬層次略為凌亂身上的飾品散落一地但是這樣很好。

  伸手摸摸那隻鞭子,他盯著它獨特的固定方式和鎖頭。覺得渴喝口飲料莫名覺得它看起來很好咬。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他忽然覺得想找個地方躺下來,就抓過一旁的大腿側躺下去。往上偷瞄一眼發現自己正在被觀察,拿著鞭子的手似乎在猶豫該不該往假髮或層層堆疊的蕾絲上搓揉。

  那隻手看起來比鞭子好咬多了,但是今天有點累,他決定先睡一下。

  在渾沌的趴體中睡覺是一個很有趣的感覺。你的意識不會真的睡著,一旁的人聲和拍打聲和音樂在一開始的不規則會漸漸的找到節奏,此起彼落的揉在一起。是有點吵但是又很舒服的聲音。有最棒的現場即興和聲又有柔軟的大腿和撫摸。討厭出門,但是這裡是他的天堂。

  這是個很棒的趴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