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縛.生

繩縛雜感

他雖然看似毫無反應,但對我的每一條繩、每一個粗暴的動作、每個細微的互動其實都有給予反饋。我完全能感受每一個他舒服、痛苦、甚至是羞恥的瞬間,真的有他完全把自己交給我的感覺。

為在地繩縛表演者提供舞台的「舞動繩姬」表演系列今年將在 11/26 日與 12/3 日舉辦。除了幾位熟悉的老屁股之外,本次有許多新面孔加入。這次的演出會有怎麼樣的火花呢?

很久以前,在歌舞昇平的時代,有個老好人,一邊經營繩屋,一邊收養貓。因為是繩屋,這裡的貓可不只是貓而已。她們是非常驕傲的生物。戰爭來臨,老好人放下繩屋,也從軍去了。而喜歡老好人的貓留在店裡等他回來。

我是貓,住在繩屋裡面。我不記得母親的模樣,只記得那個陰暗潮濕的街角。車水馬龍、車子呼嘯而過;我在這樣一個地方被撿到。

老闆和一個常來的女孩子聊開了,就拿著牆角的繩子比劃了起來。這個繩結那個繩結要怎麼綁,說得眉飛色舞。那個女孩子也給唬得一愣一愣,吱吱咯咯的答腔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