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醉

「我想看你被 Maya 綁的樣子。」聽見 Kira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只覺得如此的不真實。

她把 BDSM 和譚崔、舞蹈、接觸即興等身體工作結合,開啟探索的空間。她認為如此可使身體更能感受、更易吸收、更透出自發性。視界會更清晰、好奇心被喚醒。我們釋放自己,更容易體察到不論強大或細微的衝動、服從、痛楚、濃度、與慾望。

結合譚崔與 SM 的女王 Kristina Marlen 現居德國柏林. 她原本主修法律、文化科學、與物理治療,後來決定成為全職性工作者。具有舞者、表演者、身體工作者、與瑜珈老師的背景,使她發展出豐富的多重角度與技術。

一般人對繩縛的認識大概很多都是來自SM主題的色情影片或是一些照片吧。這很容易造成一種印象,好像繩子就只能是用來固定或裝飾,或者在視覺上做為一種符號,而忽略了繩縛本身也是可以帶有感覺的。

第一堂繩課

被綁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有著自己的思想和感情,能夠領悟和感受。不論這之間是什麼樣的情調,每次的繩縛都是一期一會,就跟每一次的相遇一樣,重要的是我們一起感受了甚麼。

一天回家路上,他搭上了 Charley 的哈雷機車。他只知 Charley 愛機車、愛喝酒、愛和朋友在一些很吵的、常有人打架的酒吧見面。他還不知 Charley 在二戰時從軍、被俘、在日本戰俘營熬過了兩年,被割去睪丸。戰後回到美國,他和許許多多受創的大兵無處可去,也無處想去。他還不知 Charley 將領他進入後來被稱為「舊衛 (Old Guard)」的 SM 世界中。

自然、和服、花道、與緊縛可以渾成一體,並不覺得突兀。季節,與順應季節的技藝,依著時光運行,讓我們感受到美,並珍惜這個當下。這是日本的文化根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