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師 48 號已知的抄襲行為從 2018 年延續至 2020 年。更嚴重的問題是他採用了我的文字與資料,但在關鍵處以「七分實話,三分編造」的手法扭曲其主旨,其中許多與我相信的價值背道而馳。

《夜色繩艷》劇照,細針穿刺表演。攝於 2005 年 4 月。攝影:董籬。

將BDSM社群及其生活視為一個異質的主體,其日常的社群、實踐及文化過程,宛如集體多音的喃喃自語,召喚出象徵系統斷裂縫隙所通往「之間」的陰性空間。在這個陰性空間裡,我們雖來自不同的邊緣,但我們都被社會常規驅逐。好像植物的傷口/斷裂,壓條/扦插,生長成為一株新的個體,既與母株有所相同,卻也不同。我們在被常規社會推離掉落而至的畛域之間,落地生根,傳承演化,站成了一種新而歧異/奇異的位置。

林緯富(別名:富凱)在2019年7月圈內活動結束後, 向女性受害人藉機搭訕,誘拐至友人家中企圖性侵,女方抵抗,於是林緯富出手攻擊,造成女方頭部挫傷、瘀青、眼球出血等外傷,以及記憶解離、喪失語言、焦慮、失眠等創傷症候群。此事件已經女性受害人驗傷後提告,目前正由警方偵辦當中。

一切緩慢的升溫,肢體的界線在視線流轉談吐間緩慢的融化流動,沙發和明暗空間散落著交織在一起衣衫不整的肢體或互相視姦意淫等待狩獵與被狩獵的人類動物,一切的一切都恰如其分的正在發生或等待發生。

繩醉

「我想看你被 Maya 綁的樣子。」聽見 Kira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只覺得如此的不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