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絮語

我已經很久沒有被吊縛,而且是在最後有個完整落地的吊縛。完整的落地是什麼?是綁吊工程結束之後,完全信賴和依靠著繩。

繩縛雜感

他雖然看似毫無反應,但對我的每一條繩、每一個粗暴的動作、每個細微的互動其實都有給予反饋。我完全能感受每一個他舒服、痛苦、甚至是羞恥的瞬間,真的有他完全把自己交給我的感覺。

他的爆發力就像是他喝的雙重濃縮咖啡外加十倍的糖,他說這是希臘傳統。身為他的繩模,只要信任他,他的力量可以把你帶到很深沈的地方。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受,原來這種感覺才叫繩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