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新聞

很久以前,在歌舞昇平的時代,有個老好人,一邊經營繩屋,一邊收養貓。因為是繩屋,這裡的貓可不只是貓而已。她們是非常驕傲的生物。戰爭來臨,老好人放下繩屋,也從軍去了。而喜歡老好人的貓留在店裡等他回來。

這是一首教你如何把人綁起來的歌,你可以把它當成「教你如何畫小叮噹」的教學歌。這是一支試圖挑逗S或M的情慾的影片,你的慾望流動可以是LGBTQ任何對象。這也是鬼畜少女組的第一支MV,是我們專輯發表前的最後一把賭注。

這同時也是我們企圖對世界所做的,小小的撼動。

動的物

繩縛對於肉體加諸的緊纏與束縛,以自身反作用力的拉扯加強了鏈結,活體會感受到愉悅、快感或痛楚,及於死物上加諸的綑綁。無論生死的人與動物,兩者在繩子之中被固定而僵直著,彼此交纏的限制在肉眼的直觀下,三者無異也都是靜止之物。

人絕對不是獨自一人,一定在某處與人有所連接,是不寂寞的,且對於所有的行動並非只有一個人有所其責任。所有的人,都是作為這連鎖中的一部份而存在著。作品之中展現著這樣的事實。

愉虐並不是浮光掠影,唯有雙方濃烈的羈絆,身心靈沒有隔閡,才能譜出一場最動人絢麗的表演。 

他人聽到 BDSM 總覺得異、覺得不尋常、覺得變態。如果我樂觀提倡BDSM只是另一種實踐方式,它真的沒什麼、真的沒什麼啦,那麼那些真的覺得有什麼的人,就會「始終」覺得有什麼啊!因為如此,我就反其道而行說,好啦他很異,他真的很不平常、真的很變態(變不變態這種主觀的感知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把尺),你們就帶著獵奇的心看展覽吧!然後,他人眼中的獵奇,看完展覽或許可以得到是不是異的回饋。也或許發現,跟普羅大眾的愛好沒什麼兩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