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畫廊

雌雄莫辨

雖然我的自我認同一直相當的曖昧,但是成長環境卻給了我一個與生理性別相符合的安全包裝。這個包裝讓我不用直接面對各種攻擊,卻讓我習慣沉默的在內在對各種不平衡默默的吞嚥反芻。

和繩師Ruth的第一次見面,就是約在她家拍攝。她協助我穿上她的浴衣。攝影師只要求我們保持在場地中間,其餘完全自由發揮。

破敗、荒涼、頹廢中,生命即便被束縛,也同樣如星光般燦爛。

當選擇不再為世俗認為禁忌的眼光束縛,妳在繩索中去愛、妳在繩縛中解放了妳的慾;當愛與慾不再被理所當然的眼光束縛,妳找回了最真的美。

心慾繩縛

如果來生未必能再相會,請妳記得今生我曾用繩緊緊擁抱著妳。就讓繩紀錄妳我一切的情慾!

也許是恐懼失去,我對「想要留下照片」這事情很執著。世事無常,情感隨時在變化。逝去的時光再也無法倒轉,明日相見,彼此的心境都已和此刻不同。攝影卻似乎有著魔法,能捕捉那情感充沛的一瞬間。

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
怎奈向、歡娛漸隨流水,素絃聲斷,翠綃香減,那堪片片飛花弄晚,濛濛殘雨籠晴。
正銷凝。黃鸝又啼數聲。

試著,不只是綁型,而是花更多的時候讓女孩感受繩縛,享受繩縛,也享受女孩發出的聲音和身體的抖動與震抖。

用雙手擁抱自己,就像是我抱著妳一樣。把身心都交給我,用心享受寧靜的片刻。脖子上微紅勒痕,每口呼吸都更加敏感。吸著同樣的空氣,身心卻有著不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