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投稿

第一堂繩課

被綁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有著自己的思想和感情,能夠領悟和感受。不論這之間是什麼樣的情調,每次的繩縛都是一期一會,就跟每一次的相遇一樣,重要的是我們一起感受了甚麼。

我們都覺得乾淨的環境是好的,髒亂的地方是不舒服的;我們都覺得對稱的結構是好的,不整齊的雜亂是脫序的。

Steins;Gate

提起大腿,拱起足弓,緩步滑向地上那片收整成束的茵紅,甩開成束的髮絲,繞成圈束的雙繩。那是只屬於我的摯愛,無可取代的夥伴。既柔軟的承受我的生命,也支撐我活下去的支柱。

縛文字

許多事情總是常常追上前才知道那是不是你的,該不該是你的,是不是當初隔著霧看到的樣子,但是否是水中月鏡中花,也只有繼續跑才有機會知道。

雌雄莫辨

雖然我的自我認同一直相當的曖昧,但是成長環境卻給了我一個與生理性別相符合的安全包裝。這個包裝讓我不用直接面對各種攻擊,卻讓我習慣沉默的在內在對各種不平衡默默的吞嚥反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