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縛.生

山本作品中看到的血管肉塊,已經脫離了我們平常經驗中觀看的血肉。… 血肉彷彿變成人物的附屬物,卻又不是禮帽、禮服等飾品一樣可隨時拆卸,血肉成為畫中人物身體密不可分的延展,從血肉衍生而出的翅膀跟羽毛,有時卻又好像蛹或繭一般緊緊包纏人物肉體。

動的物

繩縛對於肉體加諸的緊纏與束縛,以自身反作用力的拉扯加強了鏈結,活體會感受到愉悅、快感或痛楚,及於死物上加諸的綑綁。無論生死的人與動物,兩者在繩子之中被固定而僵直著,彼此交纏的限制在肉眼的直觀下,三者無異也都是靜止之物。

人絕對不是獨自一人,一定在某處與人有所連接,是不寂寞的,且對於所有的行動並非只有一個人有所其責任。所有的人,都是作為這連鎖中的一部份而存在著。作品之中展現著這樣的事實。

麻繩清潔教學

綁完後,麻繩可能沾上汗水、唾液、或著… 嗯,其他的液體。也有可能在外拍時沾上塵土。這時務必要清潔,以免發霉。漉露與舞真夜製作了這段影片,教大家怎麼清潔麻繩!

吊縛中,腰與髖總是難綁。理想上我們希望讓髖骨多吃力,但髖部的繩易滑到腰上而鬆掉。為避免滑開,只好將繩繞過大腿固定,但這又可能將胯部扯得太緊,並影響大腿的活動。

義大利繩師 Stefano Laforgia 開發了這套「飛ぶ鶴」腰髖縛,認為縮短髖部繩圈與大腿的距離,能防止前者上滑。大家下次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