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小林縄霧 Nawakiri Shin

知名另類音樂家 FKA twigs 2014 年專輯 LP1 中的這首歌曲《Pendulum》MV 中採用了一段很日式的吊縛。該 MV 中的繩縛由英國繩師 Wykd Dave 負責。我個人認為他在表演與教學方面都是英國最優秀的繩師之一。請大家欣賞這段 MV 囉!

西方 BDSM 圈非常需要一個基於自由選擇、有培力效果的「知情同意」概念,以便畫出一個受保護的、彷彿不受既存社會權力影響的空間。這是 BDSM 論述的重要施力點,但也難免因此把「知情同意」型塑成硬梆梆的概念,忽略在現場、在實際互動中的種種眉眉角角。但另一方面,我也認為「不就是不」、「未經同意,就是強暴」是不能輕易妥協的。

日式 SM 通常需要有一個第三者、一個常在春畫中被畫出來、躲在紙窗的小洞後偷看性行為的觀看者,而西方 SM 大多是一對一的故事。這有點難解釋,但成功的縛師,如雪村春樹與奈加あきら等人,其實同時扮演了綑綁者和觀看者的角色,像歌舞伎演員瞬間換面具和人格一樣。

捕繩術只是緊縛的材料之一,此外還有春畫、中國傳奇、和印度與西方情色。這樣的熔爐給我們的是一套充滿情慾與戀物的實踐,不只是把捕繩術用在裸露的身體上,而可能比之更共通、更深邃。

有個日本說法「一期一會」,大約是「一生一回、沒有第二次」的意思,常用來表達珍惜與他人共處的時光的深度意涵。對我來說,「以繩相連」恰有這樣的特質。當我藉繩建立連結,我知道這時刻屬於我們、知道它沒有第二次、知道我們只在此時此刻共同在此。這時刻將會映照出過往、為未來添色,就和所有事件一樣。但這個繩縛情境是我們共處的時刻,再也無法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