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縛宵之後

◎ 圖、文:MJH

那天在活動上被新朋友問起「我好像沒見過你,你是圈內人嗎?」

然後我開始思考什麼樣算是「圈內人」。

第一次親身接觸到BDSM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在那之間有過抗拒也有過沈迷,而從未消減過的則是困惑。哪一邊我都是啊。所有的玩具都閃閃發亮,所有的遊戲我都喜歡。無論攻受中所得到的愉悅疼痛,是發生在自己或者對方的精神身體,我都覺得美好到無法捨棄其中一邊而只成為一種人。

於是當他們定義起那些名詞讓你選個位置待著,我總是滿心困惑。

有人說泛性戀是不存在的,也有人說Switch是破碎、無原則的。可這些角色卻是對我而言,最能夠對自己身上種種矛盾狀態給出解釋的,即使被認為只是一項逃避甚或矯飾的說法,你的自我認同也應該與他人無關才是。

這是第二次參加縛宵,兩次我都花了很多時間在看著每一個人,還有這裡發生的每一件事情。

每個人都太漂亮了啊。

任何的關係形式和遊戲方法,都是最好的。你是什麼,也不是需要被批判審閱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