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與薰的紅線

胡籬

按:繩縛、自縛吊表演者、創辦BDSM手工藝品牌「狐狸工坊」的胡籬將與幾位圈內寫手、畫師合作,在近期出版BDSM同人誌《Kinky 童話:葛麗絲的糖果屋》。此為其發刊詞!

grace-candy-house

日式繩縛對我而言,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表演而衍生。假使由高手小手的型來討論,繩子在歌舞伎雪姬受責中扮演了強調劇情的一個重要角色。儘管此時繩子還僅有裝飾而不具太多的拘束效果,但是高手小手的基本型態在這個時候就已經定型。再往前追溯則可以從日本拘束犯人的方式說,由於日本缺鐵,因此麻繩這種農業產品在日常中變得相當廣泛被使用。除了綁各種農作物,漁業,甚至也用來綁犯人。既然是犯人,那當然不必顧慮對方感覺舒服與否。而劇中為了強調雪姬受責的楚楚可憐感,自然引用了古時捕繩的繩縛型態。

在那之後,為了營造責め場「美麗的受苦」感,則衍生了現代的高手小手縛。高手小手縛的型態從一開始就並不符合人體工學,長時間將雙臂背在背後容易壓迫到肩膀和雙臂,繞過上下胸的繩圈稍有偏移也很容易造成痠麻,但或許是因為型態的傳承演變,儘管繩路大幅改變,但是捕繩的那種拘禁感被保留了下來,且在近代日本繩縛中扮演了重要的元素。

這樣的繩縛文化在近年由一群SM愛好者引進到台灣,台灣和日本的文化相容性一直很高,從一開始少數的一、兩個人,到小班教學,甚至直到將繩路條理整理的教學書相繼問世,繩縛跳脫了一對一小班教學的框框,門檻變低了許多。同時繩縛做為日本SM文化的一支,也對西方SM文化造成影響。

打破傳統繩路,最初的自由繩路我不確定是由何處開始,但是其中相當具代表性的有繩師一鬼のこ與模特兒七菜乃的紅系列作品集。跨出傳統的繩縛型態,以繩師構思的圖像進行不定型的編織綑綁。相較於固定繩路,自由繩縛有它吸引人的許多特點和發展性,也因為容易跳脫傳統對SM的印象而更容易跟其他表演藝術做結合。相較於傳統著重繩師技術的繩縛表演,模特兒的角色在此時也變得重要。除了外表,肢體能力等既定印象中對模特兒的概念,自由繩縛的模特兒有更多主動表演的可能性,比如演舞,甚至多位演員進行戲劇化的演出互動等等。在這種狀況下模特兒不單純是做為展示的載體,也可以主動觸發受方的發想與表現。

* * *

身為一個SW出於對BDSM的愛,我最近進行了許多與此相連但又不直接相關的書寫。又,出同人誌一直是我的願望,因此我邀請許多圈內的愉虐小伙伴出稿,合輯成書。

同人誌初始的語意是指集結志趣相同的作品集。既然是同人誌當然要拿到同人展去,是的,狐狸工坊準備在同人場與朋友合攤,賣BDSM同人誌。作品內容以原創文字為主,圖像為輔。我們目前有五位寫手,兩位畫師和一位神秘客座合作參與這本創作。更多消息將於付印前公佈,請各位親友敬請期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